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荆超群疯了(原创小说)  

2013-02-23 19:29:37|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几个与他大小差多的同伴都一一跑成了官儿,荆超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漆黑的夜晚,他抓了手电筒,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他最要好的朋友李小刚家去取经。

李小刚热情地接待了他。坐定后,荆超群说:“李局长,我来讨个跑官的门道儿,你可要帮帮老兄啊!”

“别局长长局长短的。咱俩谁跟谁啊?好朋友间还称官道衔!”李小刚嗔怪地说。

李小刚与荆超群原来都是市委宣传部的干事,且在一个科,后调到市委办公厅当科长,三年后,又当了市人事局的副局长;而荆超群还只是个宣传科副科长。

“来来来,言归正传,说说你的求官之道!”荆超群笑嘻嘻地拍着李小刚的肩膀说。

“急了吧?可也是的,四十几的人了,还是个副科长,太亏你老兄了。”李小刚将泡好的一杯龙井茶向荆超群跟前移了移,叹了口气,瞅着荆超群的脸若有所思地说:“现在这当官呀,得讲艺术······咳,怎么说呢?”他押了口茶,停了下来。

“往下说呀!”荆超群大声叫起来。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呛得他直咳嗽。

李小刚抬起眼皮,看了一下脸涨得通红的荆超群,搓着两只巴掌小声说:“论组织能力你比我强,论写作能力你也比我强,可是才能只是一方面。你知道毛遂自荐的故事吧,得让领导了解你才行。各方面都要努力,要达到一定的力度。”

半天,李小刚再没有吭气。

“说完了?”荆超群问。

“完了。”

“这就是你的经验?”

“是的。”

荆超群双手托着下巴,扶在茶几上想了好久,然后抬起头对李小刚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是说光工作好不行,还得勤往领导跟前跑,让他了解你能干;领导知道你能干还不行,还得有所表示,而且表示要到位。这就是你说的‘努力’和‘力度’的含义吧?”

“哎呀,你的脑子真好!”李小刚笑了。刚才那种难为情的表情一扫而光。

李小刚既没有教荆超群去买官,而荆超群已懂得了去买官;既给了荆超群的面子,又不失自己“买官”面子,多好啊!李小刚怎么能不高兴呢!?

为在人面前,特别是乡里乡亲面前争个面子,荆超群决定孤注一掷了。他开始向亲戚们借钱,向朋友们借钱;他开始厚着脸皮给常委们送钱。他惟恐被领导撵出门来,事先把领导好接受的话想了几遍,然后这家进,那家出,三晚上便跑完了十一个常委的家,而且挺顺利,没有一个常委给他难堪。

送完了钱,他乐滋滋地坐在自己的家里品茶吸烟。他靠在沙发后背上,闭着眼睛回忆着这三天来的跑官情景,使他印象最深的几个字是“下不为例”。他想,这大概是领导收礼的最佳托词了吧,不然钱如何才能收下呢。

时间如梭,眨眼几个月过去了。荆超群等着、等着,但一批批任命名单下发了,仍没有他。

他去找领导,都说你好好努力吧。

“我还要怎么努力?我每年都的模范党员、先进工作者,我的工作受到省里的表彰,我的论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我的著作已出版了两部,我……我还要怎么努力才算努力?!”荆超群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大声吼叫着。

他又找到了李小刚。李小刚笑了笑说:“你老兄不傻嘛,怎么搭到这事上就糊涂了?”说着他伸出右手的五个指头,展在荆超群面前,“你看这样打出去有劲,还是握着拳头打出去有劲?你平均分配,到每人跟前才有多少?谁给你在会上出死力?你得握紧拳头,重点出击,一下就要打晕他,这就叫‘力度’,懂吗?”

荆超群叹了口气,脚在地板上用力跺了一下,一甩手回去了。

再去借钱,谁还第二次借给他呢?再说,也凑不了许多。他开始变卖家里的彩电、妻子的首饰和稍微能值点钱的古书之类,最终凑起了十万元。一个雨天的晚上,他到了市委书记的家里。他憨笑着给书记说:“白书记,你外出多,花销大,我爱人办了个公司,还不错,这些钱给你补贴一些,请不要嫌少!”

“去!去!去!你这叫干啥?我不缺钱,你走吧!”白书记厉声道。

荆超群走后,老伴埋怨他说:“好狗还不咬上门客呢,你这态度谁受得了!”

“你不懂。他一下拿了一大包钱,一定是办大事的,他能没个提防?万一口袋里装个录音机,还不把咱证死了?现在都兴送卡,他不懂。”

荆超群回到家里,连头上的雨水也没擦,就一头倒在被卷上喘粗气。他生气啊!明明听好多人说他给白书记送了钱,怎么偏偏不收我的?这决不是他的本意,肯定是我的办法不对。

他不信送不进去。他“忽”地坐起,急急地出去了。

第二天,他把十万元买成了“牡丹卡”——当然是以他的名义买的,然后定了密码。他打听到白书记正在开常委会,便又到了白书记的家。

白书记老伴在。一见是荆超群,便主动让坐,并说了昨晚白书记的情绪不好,不应该那样对你,请你原谅的话。荆超群说:“白书记与我很熟,我不会介意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牡丹卡”放在桌子上,并把写好密码的纸条交予她,只说了句:“请保存好密码。”起身便走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荆超群碰到白书记老伴时,老伴总是十分热情地与他说话,有次竟悄悄地对他说:“别着急,下一次一定有你。”

天有不测风云。不到半月,省里一个调令,白书记被调到另一个市里当了书记。

四十万元送出去了,官没捞到,当然无权再弄回这四十万元去还债,他气得坐卧不安。一气自己是个“囊子”——人常说硬要“撂子”,不要“囊子”。“撂子”还能把钱撂响,人都知道某人吃了亏,还有些同情的人;“囊子”却不然,你白给了人,谁也不知道,也没法给人说。二气自己命运不佳,快到嘴里的肥肉又掉了。他狠狠地打了自己几个耳光,吐了口唾沫,愤愤地说:“日他妈,全当做生意赔了!”

“做生意?”他在无意的骂声里受到了启发:唯有作生意,才能还清债务。

他又奔走在借款的日子里。

他把十五万元交给了一个朋友,他们合伙办起了物资贸易公司。一年来,不但没挣,还赔了几十万元。他傻眼了。

春节将至,讨债的挤破了门。他好说歹说没有用,人家把能搬走的东西全搬走了,他连睡觉的床都没有了。

当初凑钱买官那阵儿,姐家是全力支持的。外甥和外甥媳妇更是喜出望外,他们真希望舅舅能当个大官,然后把他们从农村弄到城里当个工人,所以同意把准备盖新房的五万元让舅舅拿去买官。这会儿舅舅官没捞到,还把所有的钱搭了进去,而且一时半会地无力还他们,这便与他娘吵起来,埋怨不该借钱给舅舅,定要他娘与舅舅说个一二三。

一日,儿子用自行车载着母亲到了舅舅家。

姐弟相见,自然是无言对泣。之后姐拉着弟的手轻轻地说:“小超,事到这个地步,啥也别说了,都是咱的命不好。不过咱也不能这么待着,得想个法子才是。”

“姐,外债五十五万元呢,有啥好法子?我急得白天黑夜睡不着觉。讨债的来了就搬东西,你看这家里还有啥呀。”

外甥见母亲总不给舅说他要盖房子的事,很是不满,站在一旁开了口:“舅,你原来拿钱时说不超过一年,我家的房子今年要动工,你看咋办?”

“别人要我命,你也要我命不成!你的钱舅不还你了!”

“你要这样说,我就不认你这个舅了,该告我就告你去!”

荆超群听言,肺都快气炸了,顺手抽出屁股下的小板凳砸了过去,骂到:“小狗日的,我受别人欺侮,还受你欺侮,你永远别进我的门!”

“不进就不进,谁离不了你这烂杆舅!”外甥在大门外吼着,跨上自行车走了。

姐姐“唉”了声,出门也走了。

后来,荆超群挑担打来电话说,以前到他那里拿的钱,是他向别人借的,人家催要,让荆超群赶快准备。

荆超群实在是走投无路了。精神上的打击和长期失眠,使他得了精神病。他起初是见人不说话,光傻笑;后来便乱跑,女厕所也进。

妻子因无钱吃饭、儿子无钱上学愁白了头。她想向别人诉说而说不出口,她想哭又怕别人笑话,她在肚子里憋啊憋啊,直憋得肚子涨起来——她得了癌症。她失望了。她在一个北风怒号、大雪纷纷、漆黑的夜里,悬梁自尽了。

孩子无人照看,失踪了。

这个家破碎了。

荆超群越发憨了。他赤条条地日夜在雪地上跑着、喊着:“我不要官了!我要我老婆!我要我儿子……”

 

 

 

  
荆超群疯了(原创小说) - 张志德 -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荆超群疯了(原创小说) - 张志德 -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