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南风慢步(原創散文)  

2010-09-12 09:58:41|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个踏踏实实的农民,也是个精于耕作的把式。但他最犯愁的是夏收夏种了。

要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夏收,是要靠镰刀一刀一刀去割麦子的。记得刚土地承包到户的那一年,父亲把全部的心血全投在土地上了——麦种,他要一粒一粒地挑;尿,他一担一担地往地里排;浇地,他拿了手电和馍馍,一夜一夜不回来……他硬是把十亩地的麦子抚养得像茁壮的娃娃。它们肩并肩,厚敦敦,齐刷刷,从这头推一把,麦浪就会传到那头的地边。

眼看着麦穗发白了、变黄了,父亲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他坐在地头“叭哒”着旱烟锅子,望着金色的海洋,划算着承包土地后第一年的收成,算着算着笑了,脸儿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入夜,南风“嗖嗖”地吹起来,且越吹越大,院子的槐树梢“呜呜”地在叫;瓦房上的土,像扫帚扫一样地往下落;窗玻璃被拍打得哗哗作响。父亲从睡梦中惊醒,推醒了身边的母亲,蹬上裤子就往屋外跑。他光着膀子在院子里可着嗓门子喊:“起风了,都快起来割麦子!全家老小全都上地去!我头走了。”

父亲用筐提上早已磨好的镰刀和磨石,一头钻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去。手电光吃力地划过风沙迷漫的路。

我和父母亲摸着在割,割完一把,用一条腿跪在上面压住,不然会被风吹走的;当割了三把后,就得摸着捆起来。待割到天微亮时,三个人已是精疲力竭的了。我抹着头上的汗水,一头倒在了麦捆子上。

七十多岁的祖母,拄着拐杖,迈着小脚,提着水壶,在大风中颤悠悠地来了。到了地头,她放下水壶说:“割了大半夜,才割了个地角头呀?!”

没有人应声。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妈,今年麦子好,割不动啊!”

我拉过水壶喝饱肚子后,烦躁地说:“光听说有收割机,国家为啥不多造些呢!叫农民受这么大的苦!”

天大亮了。满地是男女老少,连刚过门的新媳妇,穿红戴绿的也下地来了。真是“全民皆兵”啊!

风婆婆依然发疯似的吼着。麦颗被摔打得满地都是。父亲跪在地上拾着麦粒,气愤地大声说[BF]:“[BFQ]怎么会是这样呢!风神爷,你就看着老百姓受苦吗?”

割完了五亩地,全家人都腰酸腿痛得站不起来了,只好任风摔打着麦子——现在是各顾各家,谁给谁也帮不上忙啊。

待十亩地割完后,麦子减产了一半。

父亲架着小平车,我在前边用绳子拉着,母亲在后面推着,整整运了五天,才把十亩麦子运到了打谷场上。父亲坐在地上大声咳嗽了半天才换过气来;母亲是小脚,走路十分吃力,这会她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我腰痛得展不起,伸了伸又坐下去。

父亲轻轻地说:“到底是没干惯哟。我照你这么个年纪,就不知道什么叫个累。咬咬牙,把麦子脱完了,你就不要管了。”

那时一个生产队只有一台脱粒机,得一家家排队去脱。等到大家全脱完,已是半月二十天以后了。

父亲会使牲口,他犁地,我撒肥料,母亲点玉米籽,总算安上了秋庄稼。回到家里,母亲不想吃饭,病倒了。

父亲边给母亲熬着草药边给我说:“这夏收是龙口夺食哩。要不是那狗日的风,这承包土地的第一年,我们就会有余粮了。啥时收割机能开到咱们村里就好了!咱们身上也不会脱这层皮了!”

到了九十年代初的夏收时,村里开来了割晒机,机子到麦地里过去,麦子被割倒后放成整整齐齐的一行,只待割完后拉到打谷场上就是了。父亲站在地头看得入了迷,手指夹的烟烫了手,才转过神来,对我说:“幸亏有了割晒机,要不,我这六十多岁的人再用镰刀割,怕是不中用了。”

进入二十一世纪,父亲已七十多岁了。麦子快成熟时又起了风。他半夜就唤全家人起床收麦子。我说:“现在用的是收割机,机子过去,麦子就变成了麦粒,不用运,不用脱,只用口袋装就行了。”

他问:“晚上也有收割机?”

我说有。他非要跟我一块到地里去看看。

我收拾好口袋让父亲抱上,然后用摩托把他带到了地里。

嗬!遍地的收割机在隆隆作响,无数只车灯撕开了夜幕。

我联系好收割机后,与父亲坐在了地头。父亲看到收割机隆隆地开进了自家的麦田,高兴得点起了一支烟。

两支烟未吸完,十亩麦子全割完了,一下倒出几十袋的麦粒来。

当晨曦初露的时候,全村的麦子已经割完了。此刻,风才渐渐地大起来。

父亲大笑着对我说:“南风落在收割机的后边了。要是没有收割机,说不定又是个丰产不收的年景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