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劈赵汤  

2010-09-12 16:03:40|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云长杀了恶霸雄护员外逃走以后, 解梁百姓无不
怀念。不用说逢年过节, 就是在平日里, 也烧香、磕
头、祈祷上天保佑云长平安无事, 也盼着他回来为民撑
腰壮胆, 给百姓镇妖除奸。

   这件事被回家探亲的户部尚书赵汤知道了, 他便打
起了鬼主意。只见他三棱眼的珠儿轱辘轱辘地转了几
圈, 便把城内的百姓都叫到他家的大厅里, 装出一副十
分悲伤的样子对大家说: “近日, 我听说咱们解梁的英
雄关云长被老虎咬死了”。说到这里, 还假惺惺地挤出
几滴眼泪, 接着说: “大家如此敬重他, 何不为他修建
庙宇, 塑造金身, 以作纪念。本官愿为乡亲效力。”
关云长为民除害, 妇孺皆知, 老百姓早想报答他的
恩德。经他这么一说, 不胜欢喜, 哪里有个不愿意的,
还夸赵汤到底是个大官, 能说出我们百姓的心里事。
赵汤说罢, 看着大伙的高兴劲儿, 听着大伙对他的
好评, 心里乐滋滋的, 微微地点了几下头。

  过了两天, 赵汤手下的人马, 突然在大街上鸣锣呼
叫, 说是关云长的魂儿附到了赵汤的身上, 有话对乡亲
们说, 让大伙立即到衙门前集合。

  当着众人的面, 赵汤装神弄鬼, 扯起破锣似的嗓门
叫喊:“关某不才, 遭此厄运。蒙乡亲偏爱, 为我修建庙
宇, 实不敢当也! 不过赵尚书愿费此神, 我想, 不如把
城东盐池里的盐一并交他统一出售, 得钱购料, 不也很
好!”

  原来, 解梁城东有一片长六十里、宽五里的天然湖
泊, 盛产池盐, 称为“潞盐”, 运销西北各地, 是一大
笔可观的收入。解梁百姓农忙时做务庄稼, 产盐季节集
中捞盐销售, 凑合着日子还可以过下去。这个赵汤本是
个贪得无厌的人, 他回到解梁, 便望着这个宝池垂涎三
尺, 日夜盼望弄到自己手里。这会儿众百姓被他的花招
所蒙蔽, 他好不得意啊。

  乡亲们忍饥挨饿忙乎了半年, 有的出了钱, 有的交
了粮, 还有的出了工, 可关公庙还未见动一砖一瓦, 而
北街一条百丈长的大巷里, 却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尚书
府。左钟楼, 右鼓楼, 前厅后院, 东西花园, 红墙绿
瓦, 飞檐斗拱, 那可真是远近的第一家。

  百姓们知道上当受骗后, 气得咬牙切齿, 巴不得再
出一个象关云长那样的人, 杀死赵汤。

  正在此时, 关云长从外地赶回解梁。这是他在外地
听到生意人说起赵汤干这个伤天害理的事, 特地星夜赶
回来的。他要看个究竟, 以便惩霸肃奸, 为民除害。
趁着黎明的曙光, 他看到荒草遍野, 死尸纵横, 而
尚书府的高屋的风铃儿却随着晨风, “叮叮当当” 地响
个不停。他越发恼怒起来, 便顾不得多想, 直奔赵汤的
庭院。

  那赵汤正在和妻妾与一些贪官污吏一起打麻将、喝
茶, 谈兴正浓, 忽听巨雷似的一声吼叫: “赵贪官, 你
听了!” 赵汤一抬头, 不禁“啊呀” 一声跳了起来。只
见一个红脸长须的大汉, 手持一把宝剑, 目光灼灼逼
人。正在慌乱之间, 又听到: “好你个赵汤, 你竟敢假
借为我关某修庙之名, 夺取盐池, 营造府第, 欺压百
姓, 横行乡里, 该当何罪? 速速退出金银, 滚出解梁,
还作罢论, 如其不然, 吃我一剑!”

  那赵汤听后, 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
关云长竟敢在大白天站在他这个皇帝命官的面前, 更没
想到他会这样不客气。可这老家伙毕竟是个政客油子,
他即刻便冷静了下来, 笑嘻嘻地拿出官架子来, 说:
“为你修庙是神的旨意, 为我造府的是皇帝的旨意, 并
非本官之意。要我归还盐池并不难, 只要你能办到三件
事, 我便即日返京”。

  关云长逐害心切, 管他什么神呀、皇帝呀, 便说:
“别说三件, 就是三百件, 我关某也能办到, 若是眨一
下眼皮, 都不算条好汉!”

  赵汤乐得哈哈大笑, 心想: 关云长呀关云长, 你这
个蛮小子, 中了老夫的妙计了。于是瞪着三棱眼, 脖子
伸到云长面前, 阴阳怪气、油腔滑调地说: “本官祖传
百步穿杨箭法, 可以射去头顶上一枚铜钱。三箭连发,
不伤头上一根头发。你敢让我在你头上试箭吗?”
 
  关云长斩钉截铁地说: “敢!” 他环视了一下, 便
迈开大步走到百步外的一棵大柳树下站定, 从口袋里摸
出三个铜钱放在头顶, 厉声道: “来呀, 把你那两下子
使出来!”

  赵汤喜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摸出一支毒箭, 拉紧
了弓, 不照头顶射, 却照心窝射去。他本想一下子结果
了关云长的性命; 云长何尝不知其险恶用心, 早有提
防。只听“嗖” 地一声, 他抬起右手, 接住了毒箭; 赵
汤即刻搭箭, 朝关云长的肝胆处射来, 只见云长轻举左
手, 用两个指头夹住了这支箭; 赵汤见了, 气得几根老
鼠胡子连连抖动,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看你这次咋
逮箭!” 这支箭是射向咽喉的, 难以招架。说时迟, 那
时快, 只见云长猛一张嘴, 把个利箭稳稳地咬住。气得
赵汤的肚皮涨得像张鼓, 喘着粗气直嚎叫: “你……
你, 算你小子命大”。说完, 在院子里背着手来回地踱
着步子。当走到鱼缸跟前时, 他忽地计上心头: “小
子, 你能把这个大渔缸装进小鱼缸吗? 哈哈, 你要不
能, 我就宰了你!”

  关云长睨了他一眼, “哼哼” 地冷笑了一声, 走上
前去, 两臂一合, 抱起了大鱼缸往地上一摔, 只听
“哗” 地一声碎了一地, 然后把碎块扔进了小鱼缸。赵
汤过去一看, 才半缸。

  关云长连破了两计, 赵汤简直有些恼羞成怒了。一
把拉住云长, 拖进大厅里, 指着地下的方砖吼道: “云
长, 你小子能把地下的砖搬到太阳下晒晒, 才算本事
大”。

  关云长卧蚕眉一挑, 大步流星奔了出去, 回来手里
提着一把镢, “嗖” 地一下跳上房顶, 赵汤等人还未弄
清干什么, 只听房顶“哗啦哗啦” 地落下土和碎瓦来。
他们紧挡慢挡, 已全刨了下来, 只见鲜红的太阳撒满厅
里。

  三计全破, 云长跳下房来, 一把扯住赵汤胸前的衣
服, 吓得他魂飞魄散, 急急说: “先别动手, 先别动
手! 你也出三个题让我来破, 破不了一并算账如何?”
关云长乃大丈夫之人, 智勇双全, 根本没有把个赵
汤放在眼里。他想: 我出三题, 他若破不了, 一长了百
姓的志气, 二灭了他的威风, 叫那些秃子秃孙不敢再小
看我们, 也不敢为非作歹。到那时要宰要杀, 随我便
了。想好后, 只轻轻一掌, 就把赵汤推倒在地, 说:
“照你说的办!”

  接着说: “我不象你们做官的人, 说话拐弯抹角,
咱就直出直入。只让你答我三句话。第一句是, 赵大人
的胡子为什么又细又长?”

  赵汤以为会出什么难题, 原是十分简单的, 便一边
用右手的两个手指捋着稀疏的几根胡须, 一边不紧不慢
地答道: “有福之人有吉祥, 增岁增寿胡子长嘛!”   
“那刚离娘胎的小老鼠胡子就老长了, 它也是增岁
增寿, 有福之辈了吗?” 云长反问道。

  这一问弄得满腹经纶的赵汤张口结舌, 满面羞红。
云长看着他的狼狈相, 紧逼一句: “再问赵大人的脸,
为什么总是红得发紫, 象个紫茄子?”

  赵汤一听, 心想: 这个问题, 肯定使你满意, 于是
羞红的脸, 慢慢地恢复正常, 他又拉起了官腔: “连日
来, 为关壮士督建庙宇, 风吹日晒的呀。”
 
  云长听罢, 心里好笑, 这老东西竟拿出这样的歪
理, 便没好气地问: “那长在土里的红薯, 风不吹, 日
不晒, 为什么也是红的呀?”

mm“这……这……” 赵汤用长指甲搔着光秃秃的葫芦
头答不上来。关云长乘胜追击, 带着讥讽的口吻说:
“尚书乃朝廷命官, 天上星宿下凡, 这颗冬瓜脑袋长得
与众不同, 可知有多少斤肉?”

  赵汤心想: 我的脑袋长在我头上, 说多少就多少,
别人不信有啥法。便得意洋洋, 晃着脑袋拉着破锣嗓门
说: “我这颗金顶整整八斤不挂零”。

  “不对!” 云长霍地站起, 说: “尚书本是天之娇
子, 脑袋如此肥大, 岂止八斤, 我看至少也有九斤零一
两。”

  赵汤看见关云长一双饱含血丝的眼睛象两把利剑紧
逼着他, 头发根都炸了起来。可是他想, 我旁边还站着
许多人, 他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又镇静下来, 斯斯文文
地说: “非也、非也。老爷我的脑袋自然我最清楚, 尔
等小民知道甚么?”

  关云长巴不得他说这句话, 便不言声, 从大厅的墙
角摘下一杆秤来, 左手拿秤, 右手抽出宝剑, 向赵汤跟
前近了两步, 举剑在葫芦头的肥脖子跟前比了比, 冷冷
地说: “既然估不准, 那就砍下来称一称, 便知实在斤
两。”

  赵汤见关云长要动手了, 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 便
闪身到桌子后边, 提起一把椅子砸了过来, 同时喊:
“给我打!”

  于是尚书府百余名家丁围将上来, 里三层外三层,
把个云长围得水泄不通。那知云长臂力过人, 武艺超
群, 宝剑到处, 纷纷倒地。他杀开一条血路, 且战且
走, 他要引蛇出洞, 然后让赵汤死无葬身之地。

  赵汤报仇心切, 哪里肯放。从城里追至城外, 从城
外追至盐池。关云长心生一计, 我夺过一担盐来, 赵汤
见了, 必定比刺他的心肝还难受, 定然会穷追不舍, 这
样我便能将他引至黄河边……

  主意拿定, 夺过正在为赵汤挑的一担盐, 直往中条
山里走去。

  果然, 赵汤一见关云长夺走一担盐去, 气急败坏,
催动坐下高头大马, 吆喝家丁紧紧追赶。

  说也怪, 他追赶得紧, 云长走得快; 他追赶得缓,
云长走得慢, 总是相距数百步。赵汤被戏弄得火冒三
丈, 下令家丁逢山过山, 遇沟翻沟, 不追上关云长小子
誓不罢休! 这一追一赶, 便来到了百里平陆高垣上。赵
汤心想, 这下看你小子往哪里跑。便立即挥动马鞭, 指
挥家丁四面包抄上去。

  眼看家丁们到了关云长跟前, 他还象没事人一样,
坐在扁担上歇。赵汤看得真切, 得意地“哈哈” 大笑。
忽见关云长立起身来, 举起了扁担; 又只见扁担往下一
划, 便听见“轰隆隆” 的一声巨响, 垣坡上平地裂开,
一条大沟出现在眼前, 把个赵汤隔在沟的那一边。正当
赵汤和众家丁呆若木鸡的时候, 关云长边走边划。若干
条大沟, 将家丁一撮撮地放在立锥之地上, 动弹不得。
这一场恶战, 把百里平陆划出了三千条大沟, 正如
现在所说的: 平陆不平沟三千, 垣下有水垣上干。正是
关云长战赵汤留下的。

  关云长又饥又渴, 便来到了黄河边。他趴在黄河边
饱喝了一顿, 正当他躺下休息的时候, 忽听背后有动
静。回头一看, 嗬, 只见赵汤带着家丁悄悄向他围逼过
来。眼看一伙家丁就要抓住他的时候, 他“呼” 地跳
起, 使出神威, 抡起扁担, 象秋风扫落叶般地打倒一大
片。赵汤正不知所措时, 猪头般的脑袋便被云长一扁担
劈了下来, 轱辘辘地跌进黄河, 喂了鱼鳖。正是:
除暴安良劈赵汤,
黎民百姓喜洋洋,
为民除害义常存,
关公美名传四方。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