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羊锁弟 (甜甜,这篇放到115面《捉鬼记》之后)  

2009-10-12 21:54:44|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在1963年的上半年,羊锁弟给我说:“哥,我想到新疆闯一闯,那儿缺少人才,也许能打出一片新天地的”。
       我沉吟了半天。
       我在想,一人前往,举目无亲,若落不住脚,钱与粮票有限,困在那儿如何是好?
       弟看出了我的担心,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说:“有这个人保驾护航呢!”
       我展开一看,原是一位在新疆工作的解州人的家信。我稍稍放松了一些,说:“这就好多了”。
       不几天,弟就上路了。半月多了,也没个音信。我提心吊胆地熬着每一天——总是第一个跑到收发室,看有没有我的来信。
       终于,有一天收到了羊锁弟的来信,我急急打开,看着看着,让我出了身冷汗——他是死里逃生的啊!他说,我要找的人去世不久;我要到另一个地方去找其妻介绍的另一位老乡。新疆地方大,说不远也有几百里;交通不便,人烟稀少,想找到那位老乡,谈何容易!我茫然地走在一望无际,乱石滚滚的戈壁滩的小道上。我多么希望见到一个人问问路啊!不知过了多久,有两个人迎面而来,我高兴得奔了过去。那是两位藏民。我问他们我要去的地方怎么走?他们不懂我的话;我赶紧掏出盖着大队公章的介绍信让他们看,他们摇摇头;我急得在地上写字,他们摆摆手。没了办法,我直直地站在那儿。我看见那两个人在交头接耳悄悄地说着什么,之后抽出身上挂的刀子,逼着我跟他们走。我不知他们要干什么,吓得腿软得走不动,一身一身地出冷汗。可是不跟着走又没别的办法啊!最后到了一个像是公安派出所的地方。他们把我交到那儿。后来进来个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从口袋里摸出介绍信呈上去。我紧张得像犯人似的立正站着。他说:“别害怕,这儿是边防,他们误认为你是坏人。”这个人会说汉语,定是汉人了,我打机枪似的说明我的来意,并介绍了自己的特长——会教书,当教员。而且当时就有声有色地讲了篇文章。这个人大概确实觉得我是块教书的料子,就把我推荐到兵团的子弟学校去。
       我看完信,闭着眼睛长长地吐了口气,心里说: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了。
       羊锁弟懂得这个工作来之不易,敬业精神特强,别人吃不了的苦他都吃了;别人不愿干的事他都干了,所以他的教学成绩名列前茅。不久,他被提拔为副校长;后又被调到别的学校当校长;再后来被任命为教育局局长。
在供职的年月里,因为忙,隔一阵打个电话或写封信报报平安,也就过去了,更多的不去再想。退休后在家没事,思弟之情似流水,斩不断;似游丝,经常缠绕在梦里。
       梦里更多的是我们的童年——雨天上学路上的帮扶;地里割草割破了手,用树叶包起来;肚饿了,将一个馍馍分成两半;只要有学生欺负我们其中的一个,我们会联合出击;学习中有不懂的地方,两个人会互相去教……梦醒了,常是满眼泪水——我们见一面太难了啊!
       现在电话方便。见不了面就打电话,电话里总有说不完的话。放下电话,呆呆坐着,无限惆怅。
                                                                                                           2009年6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