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姐姐(原创散文)  

2009-10-11 17:58:37|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父母只有我姐弟二人。姐大我五岁,是我童年最亲密的伙伴了。
       当我长到一岁时,妈便把照看我的任务交给了姐姐。一个六岁的小孩咋能不玩?要玩又放不下弟弟,只好抱着玩。一次与几个女孩踢毽子,一不小心,把我从背上摔在了地下,吓得她哭起来,幸亏没有摔伤。已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她不敢回家,硬是把我哄得不哭了,睡着了,才抱回家去。妈说:“耍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管娃饿不饿。以后再这样,小心你的皮!”
       姐姐无言,吐了吐舌头。
       下午,妈喂奶时发现我额上有个紫色的包,问姐,姐说是让我学站立时跌倒了。妈斜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以后再让娃栽倒,打死你!”然后在食指上吐了点唾沫,轻轻抹在包子上。
       此后,姐姐总是把我搂在怀里,再不敢与其他女孩子玩了。她看到有些女孩把弟弟放在土堆里抓土吃,她心里说:“你不怕你妈打你吗?”
       我长到五岁时,冬天妈妈让我与姐姐捎脚睡,说姐姐给你暖脚。那时我很少剪脚指甲,所以长得老长。在被窝里,我悄悄地把脚指甲挨住姐姐的腿,用力一蹬,姐姐哎哟一声,喊:“妈妈,你锁用脚指甲刺我腿呢。哎哟,肯定破了,这么痛!”
       妈妈喊:“锁,不准欺负你姐,好好睡觉!”
       我钻在被窝里悄悄地笑——一种胜利地笑。
       过了一会,我挨住了姐姐的腿,又刺了她一下。姐这次再没喊,也没有反击我,只是把腿蜷曲起来,再没有伸起。
       姐姐十八岁嫁人了,十九岁随姐夫去了西安。姐只念了三年小学,所以只能在百货公司当个营业员。为了适应工作需要,她一边努力学文化,一边学陕西话,方便了与顾客的交流;再加上笑迎顾客,提高了服务质量,竟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姐工作之余,总也想家。想祖母、父母亲和我。她想回家看看,一是没有集中的时间,二是路难走——那时没有黄河铁路、公路桥,得坐船。坐船哪是容易的?下了火车,得随人群往黄河滩里跑,得快跑,抢头班的船。过了河,上了岸,又得急急地跑,得赶那边的火车呀!要是赶不上火车,那就得在车站过夜,等明天的火车了。两头得跑多少里地,不知道;反正不管老小,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你想姐姐一个人回家容易吗?回不了家,就写信。家里收到信后,急急打开,爸爸让我念给全家人听。信只写了几行字,还没念就完了。只是问全家人身体好吧!生活好吧!她在西安一切都好。妈妈问:“再没说说别的?”大家总觉得意犹未尽。可是大家又都能理解,姐姐文化低,写不了字。实在说,就这几行字,还有几个别字呢。
       我仔细地看着信,发现有几点明显的泪痕——那是黄色的包装纸,极易看清。我的眼睛模糊了。
       爸爸伸过手来,我把信交给了他。
       爸爸看着看着,眼泪一滴滴地落在信纸上。
       祖母和母亲见我和父亲的难受样,也都“唉”了声,慢慢地起身走了。
       姐姐退休后,一门心思想回家侍奉老人,以尽孝道之心。自己来回折腾不说,还几次把全家老小全部领回来过年,那时姐姐的脸上成天挂着笑。
       姐姐没文化,可心肠好。见了不顺眼的事总想管,见了有困难的人总想帮,所以她的人气很好。小区居民一致选她当居民委员会主任。
       这以后,姐像上班一样天天把心操在工作上。有时半夜睡不着,就起来到小区的各楼间转转,看看,有次发现有个人躲躲闪闪,她问谁?那人撒腿就跑。她断定,一定是贼。为了小区的安全,她建议成立巡逻队,晚上轮流值班。效果还真不错,几年来,小区安定祥和,群众十分满意。此事让记者知道了,前来采访,姐姐和她的同事们的事迹上了电视,上了报,成了全市小区学习的榜样。
       居民小区的事是最麻烦不过的了,吃喝拉撒啥也得管。光民调一事就够你忙活了。姐举例说:“有栋楼的三层一家的厕所管道漏了屎尿,请物业的人来修。物业的人看了后,说是得到四楼你上边的一家去修;四楼的人说我厕所未发现问题,凭啥要在我家动工?不同意。”
       物业上的人说不下两家的话,便去求助姐姐这个主任。
       姐姐先看了三楼的情况,确实很臭。便给户主说:要解决你的问题,得在四楼动工,人家装修得好好的,弄坏了再修,怕修不好,所以他不愿让动工,不是针对你。我现在和物业上的人一起到四楼去做工作,如果同意了,你再到人家那儿说几句感谢的话,就啥事也没了。
       三楼户主欣然同意。
       姐姐到四楼见了户主,说了实情,并让他把事情打个颠倒想想。户主无言。姐说物业人在跟前,保证修得和原来的一样,不一样就过不了我这一关。
       四楼户主见姐如此说,实在是通情达理,便痛快地答应了。三楼户主上来道谢。两家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1992年12月,姐被大伙选为碑林区人大代表。
       姐想,我要代表人民说话,首先要倾听人民的心声。群众一致反映,南大街要尽快修地下通道,人过马路太危险。她在代表会上提了出来,市政府立即筹划,不长时间,地下通道就修好了。大家夸姐人大代表当得好。
       城皇庙被市场占了;相山庙被环卫处占了,姐在代表会上提出应当恢复,市政府后来也都一一恢复了。因为大家信任她,选她干了两届人大代表,共十年。2002年,因年近七旬,才退了下来。
       我对没有多少文化的姐姐刮目相看了。
       工作不干了,孙儿们也都大了——不再考虑他,姐姐更多的还是想家——特别是90多岁的老母亲。因姐多病,不能随时回来伺候母亲,所以很遗憾,常作自我检讨。为弥补这个缺憾,她常打电话到家;而且,每次总要和母亲说话,那是没完没了的马拉松话。
       大约人到老年会更思亲、更思乡的吧!
                                                                                                               2009年6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