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母 亲(原创散文)  

2008-07-27 19:25:05|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李当,今年九十七岁了,是我们村年岁最高的;但依然耳聪眼明、头脑清醒、行动麻利。邻里们见面都说,你积下德了,年近百岁,啥毛病也没,啥罪也不受,象个活神仙。这话母亲和我们听了自是喜欢;可是过去的往事,每每总是萦绕心头——

那是民国三年吧,河南遭了大旱灾和蝗灾。蝗虫飞起来遮天蔽日,仅一点水地的庄稼,也被吃得精光。庄稼人没法活了,引着儿女们去逃荒。那时母亲只有两岁,随着外祖母和两个舅舅逃到山西,落脚在解州社东村。

少吃没喝,只好以红薯面汤充饥。时间一长,母亲一喝胃就难受,至今如此。她真正感到穷人难呐。

十六岁嫁到婆家。不久,二婶 也进了门。

那时,讨饭的多,最常见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她衣着破烂,且害着红眼病,腿也有点瘸,怪可怜的。每当这个老太婆站在门口要馍时,母亲总是拿一个整馒头给她;如有剩饭,还端着一碗饭过去。时间长了,老太婆感动地说:“我要有你这么个女儿该多好!”二婶是个爱说爱笑、性格直爽的人,见老太婆如此说,便“哈哈”笑着说:“我嫂没妈了,你就当她干妈吧!”

老太婆哭了,母亲也哭了。

这以后,每逢老太婆要馍来,二婶便喊母亲:“嫂,你干妈来了,快去吧!”母亲给馍里夹了菜送过去。冬天到了,母亲把自己的一件旧棉袄送给她。“干妈”免不了再夸奖一番,颤巍巍地去了。

母亲常对我们说:“穷人难,一分钱逼倒英雄汉。凡来借钱的,没有多的有少的,不能让人家空着回去。借钱的人,也是心问口,口问心,才来找人借的。救人一难,积德哩。你们上学那阵,咱家多难,谁要借给咱钱,我真想给人家磕个头,咱赏过没钱难的味儿呐。……”

母亲在巷道里买菜,从来不讲价钱,不挑拣,也不说菜不好,由你随便称,给多少是多少;有次卖菜的称好了,又给她搭了一把葱,她又从秤盘里取出来,说:“你们做生意也难,一秤进,百秤出,都添些,你还挣什么?”卖菜的站在那儿呆了,半天才说:“要都象你老这样体贴人,我家光景就好过了。”

正说着,来了个年轻女人来买菜。先问白菜怎么卖?当价钱讲好后,只见她拿起一颗,一手托着,一手“啪啪啪”地剥起叶子来,地下扔了一堆;再拿起一颗又要剥,还未等卖菜的说话,母亲便沉不住气了,把拐杖在地下“咚咚”地捣了几下,很生气地说:“你这娃真不懂事,你要是卖菜的,大家都象你一样剥,你愿意吗?”

那女的抬头看了看母亲,又瞅瞅卖菜的,自言自语地说:“不象嘛。”之后,又问:“你们是亲戚?”

“不是。”母亲答。

“那,管你啥事?”

“算啦!算啦!老大娘你快回去吧,不要跟着我生气。”卖菜的说着,扶着母亲回去了。

母亲还在咕噜着:现在的人哪!现在的人哪!……

二婶的右胳膊小时因受伤而伸不直,做起活来很不方便。蒸馍端不起笼,做饭刷不了锅,做衣服剪不了布,梳头发探不着头,她急的常作念:“我这辈子遇到了你这个好嫂子,啥也帮我做了,象待妹妹一样待我。下辈子咱们还做妯娌!”

母亲笑说:“人十个指头还不一般齐,人各有各的能耐,就象说笑话,你就比我强。我和你在一起干活,光知道笑,哪里还觉得着乏!”

二婶听后,“哈哈”大笑着说:“你说我这坏坏胳膊,你还离不开?”说完,在盐盆里拈起一大颗盐,扔在嘴里嗍起来。

祖母是个脾气暴躁和十分严厉的人,对儿媳想打便打,想骂便骂,而且不准你还口。但二婶却是个犟脾性,你想打想骂由你,反正我嘴不受屈,这便经常出现些家庭矛盾。

我记得有一次,二婶不小心打了个饭碗。祖母闻声,怒气冲冲地到厨房问是谁打的。第一声问后,二婶没敢承认;第二声问后,母亲说是她打的,祖母上去就抓住母亲的头发,连连打耳光。母亲的嘴流出血来,她还在打。二婶看着母亲替她受罪,气极了,便豁出去大声喊道:“不能打我嫂,碗是我打的。”

祖母停住了手,放开母亲又去抓二婶的头发,边抓边骂道:“小卖×,你还逞强哩!你说是你打的我就打你!”说着又打二婶的耳光。二婶哭喊着:“你打死我算了,就一个碗吗,我叫我娘家赔你还不行?我又不是故意,为甚要打了这个打那个?不就一个碗吗,能值多少钱?……”

二婶嘴越硬,祖母打得越狠。母亲没法,赶快出去叫人。张家的长辈来了,拉开了祖母,并数落说:“我说三嫂,今天是你的不对。一个碗有多大了不起?嗯!她们是大人,说一句就行了,还能打,嗯!以后得改改你这坏脾气……”

祖母歪着头走了,大伙也散了。

二婶挨了打,心里不服,要娘家人与祖母说个一二三。母亲说:“算了吧,忍一忍,全家美。况且是老人打咱,又不犯法;再说咱也有错。”二婶无言,事情就算平息了。

祖母的脾气不好,可对我的姑姑却格外亲,姑姑说咋她都依。

母亲看清了这一点,便做我姑姑的工作,只要祖母打人就让她出来保护。如此这般地教了一遍,姑姑高兴地答应了。

二婶嘴爱犟,挨的打也最多。要是夏天打,姑姑便给祖母说:“这么热你打人干啥?”并把祖母拉开;要是冬天打,姑姑又给祖母说:“这么冷你打人干啥?”用身子把二婶挡住;要是春秋两季打,姑又说:“不热不冷做个活,你打人干啥?”站在祖母面前讲理。祖母不高兴了,说:“小卖×,你叫我多会打?”姑说:“你不会不要打。”

祖母果然打得少了。

二婶对小姑自是千谢万谢,不在话下。

最不能使我忘却的,是在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时,那时我正在上大学。

放暑假我回到家里,一看,几位老人全浮肿了。这显然是吃野菜多、吃粮少的缘故。一天,我和几个年轻人在地里干完活准备回家时,因饿的顶不住了,就都在玉茭地里啃青玉茭穗,回家时每人腰里还别了几穗。母亲发现后说:“人穷志不能短,偷人的事咱不干;再说啦,要是大家都偷,队里的庄稼还能收?”

母亲的话说得我低头不语。我想,母亲虽是个普通老农民,但觉悟比我们年轻人还要高。我看着她那瘦小的浮肿的身体,心里十分惭愧。

暑假期间,我和母亲一起干活,每天上午下工后,大家都回家了,母亲却领着我往山跟前走。她说:“给猪挖些菜、捋些榆叶,喂得大一些,你上学时能多带几个钱。供你上学就指望这个猪了。”暑假快满了,一天,母亲叫我把圈里那个干瘦的猪拉到食品站卖了。当我把卖猪钱交到她手里时,她说:“给我留个买小猪的钱,剩下的你全拿走吧,就这二十元,你得用一学期的。”

之后每个学期都是这样卖大猪,抓小猪,不管卖多少钱,全让我拿上去上学。祖母给我说:“锁,你妈从来都没歇过晌午,总是人家往回走,她往地里走,总想给猪多挖把菜,总想让猪多长一斤肉,总想多卖一块钱,总想让你上学多拿些。这钱全是你妈一身汗一身汗换来的,你可得学个样子回来,我们眼巴巴等着你毕业哟……”祖母说着,不由淌出两行热泪。

我在学校里每花一分钱,眼前总要出现母亲的身影——那矮小的、瘦弱的、佝偻的、疲乏的身影。我每花一分钱,眼前总出现圈里那头“嗷嗷”叫的小猪和母亲望着小猪的希冀的目光。……一角钱抓在我手里,站在饭店门口,站了许久,终于又返回校园。我想,这一角钱得母亲多少汗水才能换来啊!

我工作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回家来,一推门,大门关着。我唤了两声,母亲开了门,她说:“我不让孙儿们出去玩,让他们在家里学习,这没文化可不行!你还记得五八年你爸爸和我到西安给他看病吗?医生一会让我到化验室,一会让我到什么科,一会又让我去取药,我不识字,见人就拉住问,有的人态度好,倒还好受;有的人态度不好,可叫我伤透了心。从你这一代起,不准有不识字的!”她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坚决。

孩子们休息时,母亲把他们叫到跟前,从裹襟白衫子的口袋里,摸出了揉的发黑,暖得发粘的几块水果糖来,分发给了他们。当他们嗍着糖,流着口水,要奶奶讲故事时,母亲给他们讲了岳飞“精忠报国”……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