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海之韵(原创散文)  

2008-07-27 19:15:26|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志德

我爱大海。因为它能给我宽阔的胸襟、锲而不舍的毅力和坚强的力量。我常久久地停留在大海边,让思维的翅膀在大海上空与海鸥一起飞翔;也常常扑向大海的怀抱,与它嬉戏,与它欢唱.

                                                            海         浪

是风儿下了命令,一排排海浪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向前!向前!一直向海的彼岸。它永远精神抖擞,永不疲倦,带去朋友的问侯,送去亲人的祝愿。它推着帆船远行,又载回希望满仓。我爱海浪,常钻进海里去捉浪花。它欢迎我,把我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啊!我是你的儿子——我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风儿来了

当微风徐徐拂过海面时,海就笑了——它轻揉着海的胸脯,使海痒痒地乱动,发出“哗哗”的笑声——这时风和海有着和谐的旋律,正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小夜曲。倘若此刻晚霞映红海面,你定有着一种超人的感觉——如梦如幻、飘飘欲仙了。风儿又捎来了姑娘们的悠扬悦耳的情歌声,时断时续、忽高忽低,引逗得小伙子们悄悄地寻找……。一群孩子们来了,他们在沙滩上甩光身上的衣服,一头钻进海的怀抱。他们围着岩石看浪花,说一粒粒亮晶晶的真好看,好象妈妈脖子上戴的珍珠项链;他们去捉浪花,捧回来的总是一汪海水。他们泄气了,又去看岩石。岩石上有许多大坑儿小窝儿的,他们用小手摸了又摸,用指头钻了又钻,只觉得很有意思。一个小孩说,这海边的石头都长得挺好看,全有窝儿,我家的石头怎么就没有呢?

“憨小子,把你家的石头搬到海边来,让海浪天天地啃,啃上几十年、几百年,也会有这样的窝窝的。别看水是软的,只要有毅力,不停地啃,就成。”一位不知何时蹲在岩石上吸烟的老爷爷“嗬嗬”地笑着说。

“海浪有牙罗!怪不得我身上怪痒痒的。”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

风儿来了,海滨掀起了欢乐的潮。

                                                                      捡    贝

大海涨潮后,总要给沙滩上留着许多东西。于是我们去赶海。

贝壳是最多的。有红的,有黄的,还有蓝的。最好看的,要数那些五颜六色长得象凤凰尾巴似的扇形样的贝壳了。所以这种贝壳被人带回去的也最多。至于那些白色的平光无奇的贝壳则很少有人光顾。但捡起它的人,也就拣起了一个永恒的哲理。

贝壳最易拣,可它只能作摆设品;而沙粒中微小的闪闪发光的金粒,却没人去寻找。我蹲下来用手指细细地翻弄着沙粒,做好了长时间“战斗”的准备。我知道要得到金粒,得付出比拣贝壳多十倍、百倍的劳动。

                                                                     海滨情侣

风停了,海静了,落日忙将他(她)们拍照。在“老虎石”的边沿坐着,海水亲吻着四只丰润的脚。他们相偎相依地回忆着美好的过去一大学同桌的他们,不知做过多少次甜美的梦。女的说:最难忘的是那次在这海边游泳。那时我才学,象小鸭子初下河,胆怯的时时不敢离开你。你说,美丽的彩虹,是经过乌云的搏斗、雷电的撕杀才会出现的。你大胆地向前,我在后边照看着你。

一排海浪来了,把我打入海里。我被水呛得咳嗽、呕吐、头发昏,你抱着我一边安慰,一边把火热的唇按在我的嘴上,用力地吹气。我紧紧地搂着你,生怕你离去。我想,要能永远这样该多好。

绵绵的话语同水一样柔美,轻轻的歌声与晚霞齐飞。当群山缓缓地为他们放下帷幕,调皮的月亮又悄悄地将它拉起……

                                                                   海上日出

晚春。我站在海边,等待着海上的日出。

五点,东方现出鱼肚白——天就要亮了。海风凉凉的,夹杂着海水淡淡的咸味儿,一起送上岸来,使人神清气爽。

慢慢地,东方变得有点殷红了。殷红渐渐地扩大,呈现出透明的杏黄色。突然射出几道红光来,即刻高空浮起了几片粉红色的彩霞。海鸥活跃起来了——它们追赶着轮船,叫着、飞着,窜上又窜下。

随着海鸥的高叫,东方飞出火红的云。之后,滚滚的海涛便托出一个象鸡蛋大小的火球。渐渐地,火球大起来,变成一个象打着口红的上嘴唇。不一会,整个东方独有一个磨盘样大小的并不发光的火团;当它升至两竿高时,才射出万物生长泉——光。

这时,整个的世界都是金色的。轮船起航了,沿着太阳修起的大道前进;海鸥高飞了,怀着金子般的心……

                                                                          海面月光

如果没有一缕风,海平静得象一面镜子,那定然是海天一色,浩月千里,天上海里,月光相映,我们会感到我们是在宇宙的中心浮动着,有种梦幻般的美感。然而海是永远不会静止下来的。当浊浪排空时,月光会跳在浪尖上,然后被撕成无数碎片,溶进大海里;倘若微风拂面,波光粼粼,朗月光下的海面象是铺着无数块闪烁的瓦砾。这些瓦砾铺成了一条高低不平的马路,一直向月亮延伸过去;瓦砾的光又象是无数颗星星在眨眼,你明我暗,你睡我欢;新月光下的海面象一张巨大的缎面在抖动着——永不疲倦地抖动着,好象要把地球全部裹进去似的。

月光下的海面既绚丽又恐怖。

                                                                      海上的“街市”

入夜新月下,在海港的近海处,有着美丽的街市。远远的我看见幢幢楼房,它们连成曲线儿伸向远方。闪闪的灯光象是不眠的眼睛,它能看见海底的世界,不然光的尾巴怎么拖得很长很长?时儿,微风还带来隐约的琴声,象渺茫的天宫溢出的乐章。我想此刻海市上的人们正在准备夜霄,要不为什么烟云直上?

海浪来了,淹没了灯光——海市不见了。海水哗哗,好象告诉我更大的海市还在前方……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