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廉政书记”(原创小说)  

2008-06-07 13:56:09|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县的县委书记伍柳,是众所周知的卖官书记,后来却一下子变为廉政书记,还要重用,这便叫人哭笑不得。

伍柳是个个头不大、脑袋却不小的年轻人。大约三十五岁的样子,小平头下有一个红润的圆脸;那双黄色的眼珠子总是不停地溜溜打转,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的人。还有人说伍柳不长个子,全长了心眼了。

伍柳农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W市农业局当干事,通过公开选拔当了科长;之后因为与局长女儿恋爱的缘故,当上了副局长;再之后,又作为W市委书记的“耳目”和与其女儿的暖昧关系,而被市委书记作为三十五岁以下的优秀青年干部选拔为A县的县委书记。

一帆风顺的仕途,使伍柳的野心膨胀起来,他在细细地划算着:我三十四岁当县委书记,一届五年后,我三十九岁,选拔四十岁以下的市委书记时,我又在圈子里。年龄是个宝啊,关键就看我如何去争取了。

晚上,他把宿舍的房门关了,把窗帘拉好,然后开起桌子中间抽屉的锁,拿出了那个谁也不许看的黑塑料皮本子,翻到竖着写了两排人名字的一面,然后从笔筒里摸出一支黑色铅笔,在桌面上轻轻地点着、点着,眼珠子转了一圈又一圈,想好了,用铅笔在名字间横着、斜着划了几道线。他盯着人名字看了又看,轻轻地说:“只欠东风了!”

干部们吃过晚饭,没了事,三个、两个的就聚在一起聊天,而话题最多的是伍柳。有的说,这么年轻的县委书记,很有发展前途,将来当个市长、市委书记的没问题;有的还按伍柳的年龄给他做了个十年规划,说他五年以后当市委书记,再五年当副省长;有的说,不用十年,只要是苗苗,三年就可以跳一大步,十年可以当省委书记,那时才四十四岁。有的说,四十四岁的省委书记,那绝对是中央领导的后备军。反正说啥的也有。总而言之,都是说伍柳前途光明远大,而没有一个说不好的。那些爱巴结领导的,把这些话送到了伍柳的耳朵里,伍柳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想法,是你们过高地估计了我。只要大家帮我把县上的工作做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伍柳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甜丝丝的。他心想,凡是要办成一件事,得先造成舆论,让上下都知道我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人,也是一个具有培养前途的人。我得感谢他们,而且要变着法儿,鼓励他们为我造舆论。但光有这个不行,还得有形象工程和向上跑官的钱。

伍柳缓缓地翻动着组织部送来的干部配备情况表,转动着黄色的眼珠子,半天,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双手把小平头用力地向后边推了几下,满脸堆笑地说:“就这么办!”

一日,他将组织部长秦仁义叫到办公室,说:“秦部长,我看干部任免工作得考虑一下。第一,正副科长的缺额得补上;第二,有些干部在一个单位时间长了得交流。你与干部科先拿个方案。”

你想,动干部这个敏感问题,干部科的人知道了,哪有不向外走风漏气的!一时间,全县的干部像是打了支强心剂,激动而兴奋,悄悄地商量着、谋划着……

人事局的局长退休了,教育局局长前不久提为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县长,这两个缺额,是人们最瞩目的位置了,因为它们是大家公认的有权的“一流局”。

孟之林,是人事局三个副局长的最后一名,年近四十。在局长未退休时,早就盯上了这个“窝”,于是对局长小恩小惠,巴结奉迎。但局长认为他意识不好,不积极推荐他,这便使他怀恨在心,到处说局长的坏话,并给一些领导打人家的小报告。

伍柳任书记后,孟之林四处打听他的爱好和家庭情况,他要俘虏这只羔羊。

伍柳很年轻,他的前途远大啊!他岂能被那些轻浮之举败坏了名声,所以任谁叫,他绝然不去那些歌厅、舞厅、按摩屋等等地方的;而且晚上从来不接待女干部。孟之林得知这些情况后,决定用“钱”字开路。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一炮打翻他!”

一个星期天的晚上,风高月黑,天上飘着雪花,他在大衣口袋里塞了十万元的现金,敲开了伍柳的家门。

“伍书记,你还在学习呀!”孟之林搭讪着。

“请坐!请坐!白天忙,晚上再不学哪能成!有事吧?之林同志。”

“听了些下面的情况,想来给你反映反映。”

“好啊!我是很想知道下面情况的。”

“你到咱这快二年了,下面异口同声地反映有八个字:有德,有才,廉政,平易。并说你年纪不大很老练,工作深入有魄力,是个很有前途的领导干部。”孟之林借着群众的口,拍了伍柳一下马屁。

“哪里,哪里,是同志们过奖了。说说大家对我的意见,以便进一步改进工作。”伍柳满心喜欢地拍了拍孟之林的肩头说。

看着伍柳的欣喜劲儿,孟之林认为时机到了,他说:“伍书记,你经常出外考察,花费太大,我较宽裕,这些钱凑你个紧慢吧!”说着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十万元放在茶几上。

“这个不合适吧,你不要留。”说着把孟之林送出了门。

伍柳这样的回答是极科学的。他是怕孟之林的口袋里有录音机。

“伍书记,人事局局长的位置就请你多多关照着!”孟之林咬着伍柳的耳朵说。

“我考虑。”

之后,想当教育局长的,想当交通局长的,想交流个有权单位的,纷纷登伍柳书记的门去“表示”,不到一个月,他的口袋里已装了一百多万元。

伍柳乐滋滋地在想:“人人都说县委书记是个肥差儿,一点不假,这才放了个风,收益就如此可观,且不要说到换届的时候了。会不会有人因达不到目的而上告呢?也可能有,但这是一对一的事;况且他们在给我留钱时,我都表示过不要,就是有录音机能咋?他拿不出证据嘛。只要我死不承认,谁也把我咋不了。”

秦仁义把关于干部调整的方案交给了伍柳。他连看也没看,便压在了抽屉里。过了一段他给仁义说:“秦部长,市里领导打招呼暂不让动人,那就先放放吧。”

斗转星移,很快过了半年。

伍柳又想增加收入,便通知秦仁义部长准备研究干部。这风,“吹皱一池春水”,跑官又掀起了热潮。结果常委会只定了一个人事局局长,孟之林心满意足了,排在他前边的两个副局长瞠目结舌。伍柳本次收入又是一百多万元。

没有任命的跑官者,虽然一肚子意见,但又不敢在伍柳面前表现出来,他们还都抱着一线希望哩。

转眼,到了换届的时候了。不少干部在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去争取——他们认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任何的掉以轻心,都会造成终生的遗憾。他们大多去找伍柳书记,回答的几乎是千篇一律:好好努力吧。

他们回到家里和爱人细细琢磨着这句话:是说在工作上好好努力呢,还是在“送礼”上好好努力呢?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呢?于是有的人又在凑钱,第二次向伍柳“表示”。

换届完毕,伍柳细细一数钱,这次的收获相当可观,竟达五百万之多,他欣喜若狂,他有了买官的资本了。他又一次开起桌子中间的抽屉,拿出那个黑皮本子,翻看着他的关系网。但是他没想到在他高兴的时候,一封封告他受贿卖官的信已到了省纪委和中纪委。

一个月后,省纪委来人了,要对伍柳卖官一案进行调查。

公告在县电视台播发了,称:凡给过伍柳钱的人,限在十日内向调查组举报,在此间内举报的人,不予追究;过了期限被调查出有行贿行为的,严肃处理。

原来告伍柳最凶的十几个人,此刻成了缩头乌龟,他们在一起商量着该不该举报的事。讨论的结果是不举报,因为行贿和受贿是一个罪——尽管公告上说不追究责任。谁知道呢?人的嘴是软的,上了圈套就麻烦了。唉,咱的钱全当是让贼偷了,让老鼠咬了;全当咱没挣下钱!人常说破财消灾,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

那些送得相对少的人,在打听送得多的人的动向。他们想,人家都能咽下这口气,咱还咽不下。只要他们敢说,我就敢说,人多了就不怕——法不责众嘛。可现在都第九天了,还没一个人举报,看来伍柳要当“廉政书记”了。

第十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个人举报。后来采取了抄伍柳家的办法,但也未搜出多少存款单。这伍柳把钱都弄到哪儿去了呢?伍柳因为省纪委没有查出他的卖官问题,便硬了起来,他给调查组的人说:“我说我没有受过任何人的贿赂,你们不信,这会你们信了吧?我也不要你们在电视上给我恢复名誉,只要你们承认我是廉政干部就行。”

调查组撤离后,伍柳上了省城。

一个月后,伍柳被调到省里任了个副厅长。消息传开,全县哗然……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