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贿  选(原创小说)  

2008-06-07 13:54:32|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县上五年一换届的日子就快到了。清河县的常务副县长李永林和爱人在卧室里商量着竞选县长的事。

“我说永林,你可别给我松劲。还没到剌刀见红的时候,你选先熊了,那还能干成大事!要全力以赴,要不惜一切代价!要不惜一切代价!我和你共同战斗,战斗到最后胜利!”李永林爱人王牡丹穿了身肉色秋衣,在地上来回地走着。只见她抹了把汗津津的前额,又抹了把嘴边拍出来的唾沫,将手在裤子上搓了一下,弯腰拾起走掉了的拖鞋,套在赤脚上,振振有词地说。

“前边有个管了多年干部的副书记,他为的人已不少了,咱和人家竞争县长,着实是要花大力气的,要出绝招才行。”李永林接着说,瞥了爱人一眼。

“你从副县长到常务副县长,不也干了多年了?你就没有为下人?照我说,咱为的人都是富人——企业家。这些人此时不用,何时用?现在是什么社会?是经济社会、商品社会。我就不信钱这东西没人喜欢。”

“这你倒提醒了我。”

“别以为我是妇道人家,我还是党校的理论教员呢,什么样人的思想我没调查过、研究过。人,有个性,也有共性;人,有优点,也有弱点。就看你如何去利用它。”

“说得精辟!我得好好想想。”

 

李永林下了晚班,胡乱吃了几口饭,便进了他的书房。他坐在桌前策划他的行动。

他先把他的嫡系“部队”写在一页纸上;又将中间人物写在一页纸上;再将反对他的人列在了一页纸上。他还特别将有钱的企业集中在一页纸上。

这一切弄好了,先放到一边,接下来他要好好想想妻子的话。

人,有个性。有的爱钱;有的好色;有的重情;有的重义;有的忠诚;有的无信等等。但却有一个共性,都重名利。谁愿意一辈子当个老干事呢?谁愿意不要钱,穷得叮当响呢?

他要分步实施。首先弄钱,然后行贿,再封官许愿。

要说有钱的,当然是企业。国营企业不好张口;就算是给了你,人家得记帐,什么时候翻出来都是个事,不保险。私人企业,像个样的,并且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也有好几家。这几家我对他有恩,帮他贷过款,帮他提供过信息,帮他推销过产品,有的还帮他“擦过屁股”,要是给他们说清帮助我竞选县长的事,他们不会不拿出钱的。当然,还要给他们说清我当了县长后,会给他们以更大的帮助。再嘛,手头正好有几家国营企业要破产,五、六个拍卖公司的老总都来找过我,而且流露出要重谢的意思,有的还说一定叫我满意。因为破产程序还没有进行完毕,也都婉言谢绝了。看来得加快破产拍卖的步伐了。

一切想好了,李永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点了一支芙蓉王香烟,狠狠地吸了几口,靠在黑色真皮高靠背椅上,闭着双目,徐徐地吐着烟雾,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战争是打钢铁,竞争得打票子喽!”

李永林这几天特别关心企业,一有空,他就坐上车往下面跑。

“欢迎!欢迎!欢迎李县长前来视察指导工作!”茂盛煤焦厂的郑厂长,一见李县长钻出小车,立马上前双手握着李县长的右手,上下摇着笑嘻嘻地说。

“不客气!不客气!你我是兄弟们了,还说客套话。”说着,在郑厂长的肩头上轻轻拍了两下,“到你办公室去,有事与你商量。”

“你说的话就是‘圣旨’,还商量什么。你说咋办就咋办。”

双方落座后,李永林抢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中华香烟,递给郑厂长一支,自己在嘴唇边叼了一支。郑厂长忙掏出打火机先点着了李县长的烟,再点着自己的烟,往李县长跟前拉了把椅子坐下说:“啥事?”

“好事。老兄我计划竞选县长,征求征求兄弟的意见。”

“好事!确实是好事!我全力以赴。需要钱,有钱;需要人,有人。您想,没有您,哪有我这厂!”

“那,你能拿多少?”

“要多少,给多少。”

“那就先安排五十万吧。”

“我安排一百万。”

“到底是兄弟。那我就不推辞了。只要老兄当了县长,兄弟这厂子,再扩大一倍!”

说完,二人大笑不止,各自脸上都泛着红光。

郑厂长执意要留李县长吃午饭,李县长说:“今天还有事,不啦。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是!那是!”郑厂长笑说着,又是双手握着李县长的右手,上下摇了又摇。

李县长的车一直朝南开,出了城到了南山脚下,又拐了两个弯,进了一个冒着青烟、隆隆响的炼铁厂。

厂长不在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年轻女孩在电脑前坐着。看见李县长进了门,立刻站起来迎上去,脸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说:“不知李县长驾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嗨嗨!我怎么听着这话像电视里的话呀?”李县长背着手,微弯着腰,面对着这个眉清目秀、皮肤嫩白、嘴唇红润、身体玲珑的女孩嗔怪地说,觉得这是个很漂亮、很有意思的小姑娘。

“我是秘书兼公关。初来乍到,各方情况不甚了解,如有冲撞,敬请包涵!”

“包涵!包涵!哎,你怎么认得我?”

“谁都可以不认得,就是不可以不认得领导。”说着,笑眯眯地给李县长沏了杯龙井茶,又递过一只进口香烟,熟练地打着打火机,凑在李县长的嘴唇边。

随后掏出手机,很快拨通张厂长的手机。然后双手将手机捧到李县长面前,微笑着说“请李县长给张厂长下指示!”

“嗯,好。”李县长放下茶碗,接了手机,“张厂长吗?对,我是李县长。你的耳朵真好啊!怎么?你内弟结婚?那你就不要回来了。让我等你一会?那好,那好。”

当李县长和张厂长通完话后,女秘书上前接手机。这当儿,李县长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便盯着小姑娘看了一会儿。随后问:

“你叫什么名子?”

“美玉。”

“多大啦?”

“二十二。”

“刚大学毕业的吧?”

“是。今年北京公关学院毕业。”

李县长点了点头,心里说,真是块美玉啊!

他还想与美玉说些什么,忽然办公室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高大而肥胖的人,一见李县长,两三步跨过去,抱着李县长高喉咙大嗓门地说:“好我的李县长哥,兄弟想死你了!有一个月没来了吧?”

“也就二十来天。”

“我出国走了半月,路过北京,选了个公关小姐,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内弟又要结婚,在那儿忙了几天。这不,媳妇刚进门,就接到您的电话。我从外国给您带了些好玩艺,完了我送过去,得我教教您才行。”

美玉见马上没她的事,便客客气气地说:“李县长、张厂长您们聊着,我先出去,有事叫我!”声音奶奶的,微微的,脆脆的,叫人一听,就想看她一眼。

美玉走后,李县长说:“张厂长,你这个公关小姐真是选对了。不仅模样好,而且说话、做事步步到位,不多也不少,叫人一见难忘呀!”

“您喜欢,就送给您。当您老兄的秘书怎么样?”

“我倒是喜欢,只是我要竞选县长,恐怕不妥吧!”

“县长非您莫属。一定竞选上。我这里就是您的银行,要多少拿多少,就是把这个厂子全垫进去也行,只要您能当上县长。另外,这个美玉,可是学校的高才生,她的公关本事大着哩。难办的事让她去办,准能办成。”

“好!好!到用她时,我自会告诉你老弟。”

张厂长安排李永林吃过午饭后,因酒喝得多,竟昏昏欲睡了。一觉醒来,见床头坐着美玉,正在给他按摩头部。他睁着惺忪的眼,说:“辛苦你了。谢谢你!谢谢你!”说着,抓住了美玉小葱似的手,直握得美玉生疼,“哎哟”了一声,他才松手。

他回到家里,在院子里走了阵,脑子清醒了许多。他感到今天的收获不小,竟笑出声来。之后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个美玉呀,真是一块美玉。

时针已过了十二点。夜已很深了。可是李永林怎么也睡不着,他在计算着这次竞选大约能花多少钱。当然送给代表的越多,便越有把握。但还有上级,人家要把咱定为候选人,这还是一关,也需大量的资金。

钱,还是越多越好。

他想起了几个拍卖公司老总的话,觉得这样得来的钱比较保险。一是不显山不露水。二是一对一,谁也证不了咱。于是,他决定加快破产程序步伐,趁县长去南方挂职学习之机,他能把字签了,拍卖了。

县焦化厂估产是五千万元,他同意一千万元卖出;县水泥厂估产三千万元,他同意五百万元卖出。这两个厂,他交给了一家拍卖公司拍卖。给一家公司有他的道理——面越小越好。

拍卖会后,拍卖公司给了李永林一千万元。老总给他说:“李县长,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请放心,绝对不会暴露出去的。”

李永林点着头说:“这就好。再说啦,你要敢暴露,我就说你诬陷我。嗯?”

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手中有了钱,他得好好与爱人王牡丹合计合计,怎么把钱送到上边领导和代表们的手中。王牡丹的性格是急噪点,可她绝顶聪明,胆子也大,这便是她事业上成功的基础。

晚饭后,李永林倒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把王牡丹拉过来,一起坐在沙发上,笑嘻嘻地说:“老婆子,钱现在有了,大概也就两千万吧。你说说,咱这钱怎么花,县长这肥差就能捞到咱的手?”

“要我说嘛,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有了这么多的钱,已有了一半的把握。我主张‘先上后下’的原则。先上,就是先在上面跑。省里跑到组织部长;地区跑到地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是关键,地委书记是重点。你想嘛,只要省委组织部长给地委书记打个招呼,地委书记不敢不给面子;但地委书记直接管着你,他要真给你说长道短,省委组织部长也不能说不行也要行。所以说,地委书记肯定往上报,省委组织部长肯定往下批,这事就成了。” 

“你说这个理我懂。只是怎么个送法,得好好研究研究。”

“这简单。省委组织部长送文物;地委书记送卡。文物那东西不贬值,组织部长哪能不喜欢!地委书记他需要钱,因为换届时他也需要到处打点。可是要注意一点:文物必须有专家鉴定书,不然,谁知道你那宝贝能值多少钱。”

“好,就按你说的办。”

李永林托人到北京买了张齐白石的国画——虾,花去五百万元。又买了张“长城卡”———五百万元。然后他亲自出马,面见了省委组织部长和地委书记,均顺利完成了任务。他们表示同意李永林当县长。

李永林用一千万买了个县长后选人是没有问题的。剩下的就考虑如何把钱送到人民代表的手里了。

一个县的人大代表,也就二百人左右。其中代表团团长二十多个三十个。每个代表给一千元,也就二十万元;每个代表团团长给五千元,也就十多万元,总共下来,三十多万元。直接给钱有些难看,也都买成卡,小小的,好保存,只是不要忘记把密码夹在信封里就是了。

一切计划好了,李永林召见了十几个“嫡系部队”的骨干,分了工,讲了注意事项,然后分头下去,完成任务后及时返回。如遇到问题,及时汇报。

第二天早饭后出发,晚饭后陆续返回。汇报中,李永林得知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接受他的礼物,他感到羞愧,又感到生气。他不知道如何能把这部分人摆置得顺溜起来。

张厂长自然对李县长的竞选十分关心。他给李永林说:“老兄,别犯愁!你怎么就忘了我北京来的公关小姐呢?”

“美玉?”

“哎——!”张厂长挤着眼笑着连连点头。“这个困难,让她前去公关公关,准能迎刃而解。”

“好啊!只要她能办妥此事,我奖她五万元。”

“奖,就不用了。往后好好关照关照她就是了。”

“一言为定!”

美玉虽接受了任务,但心里无数,因为他还没有公关过这号事情。尤其有几个代表团团长,都是乡镇人大主任,对这些人该如何下手,她实在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但在片刻之后说:

“李县长,我想人都有弱点。你只要能讲出他的弱点,我就有办法。”美玉这是第一次接受李县长给予的任务,实在不想让人小看她,便信心十足地答应了李县长。说完,她由对面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两只玉手在上衣前襟下方稍一抹,和体而平展的黑西服,立刻现出婀娜的身材。她轻盈地走到李县长跟前,与李县长坐在了一条长沙发上,并往前凑了凑。

美玉这个动作是很得体的。你想,要谈别人的弱点,还能高喉咙大嗓门的?要小声说,美玉坐远了行吗?李县长自己走到美玉跟前不合适;李县长叫美玉到他跟前坐下,又觉得轻浮,只有美玉主动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这大概是公关人员的基本素质。

李县长窃窃私语了一阵,最后说:“美玉呀,你要知道代表团团长的重要性。他不只是个人一张选票的事,他是关系到这个团所有人的选票问题。他的思想通了,就能主动去做工作。懂吗?”

“懂。李县长只管放心!”

“那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我承诺给你的五万元,立即兑现。”说完“嗬嗬嗬”笑了起来,起身在美玉娇小的肩头轻轻地拍了两下:“祝你成功!”并与美玉热烈地握手。

美玉是怎样公关的,她没给人说过;但原来几个未敢收“红包”的代表团团长,大都将“长城卡”留下了。这使李永林格外地舒心。

“还有两个团长不愿意收钱怎么办?放弃,还是另想办法?——不能放弃。现在是一票一票地争。多一票,就选上了;差一票,就落选了。两个团要几十张票呢。……不行,我亲自出马。他总不能当着我的面拒绝我。”

晚上,他不坐车,骑着自行车去登这两个团长的门。

“李县长来啦,请坐。”文泽镇的人大主任廉志勤站起来,把李县长迎进客厅。

“李县长,我们的关系不错,让人送卡,就见外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当县长,只是怕留下卡,将来有麻烦。你知道,我是个胆小人。”

“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送卡的事我事先也不知道,还不是我那几个兄弟在帮倒忙。我发现后,狠狠批评了他们,让他们把送出的全收回来。他们说,没送几张,就是平时关系好的几个。我说,那也不行。少与多,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败坏党风的,是党的纪律所不允许的。这不,他们又都拿了回来。”

“李县长,你喝茶。”

“廉主席,这县长,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人民选你才能当。当县长是要为人民办事的,你没有能力,没有经验,给经济搞不上去,人民富裕不起来,选你有啥用?要是选上我,我就把强县富民的规划公布给社会,让大家监督我实施;若选不上,我和你一定当好县长的助手。”

“你和我?”

“对,我推荐你当副县长,咱们兄弟俩一起干。”

“那当然好,只是……”

“没有只是,咱们今天结为兄弟,我凭我的关系到市上给你活动。”

“好!老婆,拿酒来,我和李县长今天结为兄弟,以后我对你就不再叫李县长,而叫哥了。”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来,干!”李永林举起酒杯大声说着,一仰头,一饮而尽。

“哥,现在还有什么困难要我去做?”

“还有开梁乡的人大主任要做工作。别的不需要了。”

“好,我去。我们是铁哥们的关系。”

李永林回到家,已是半夜下一点了。可他没有一丝睡意。他在为他的小手段高兴——廉志勤这个傻帽!他不懂政治,他还当真了。他也为他的成功而庆幸,可以说现在已做到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然而李永林不知道,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已陆续收到不少他送给代表们的“长城卡”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