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打 官 司(原创小说)  

2008-05-09 11:55:56|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志德

 

大朱村的唐小田与王根柱是邻居。唐小田在北边,王根柱在南边。原来两家关系挺好,只要一家有事要出门,另一家不但把他的门看了,而且把他的猪、狗也帮着喂了,更不要说平时两家来往的热乎劲了。可是最近翻了脸,竟弄到打官司的地步,这到底为了啥?

说起话长。

改革开放前,两家都是穷光蛋,每家只有三间又低又破的瓦房。王根柱长的又粗又高又大,唐小田长的又细又低又小。他们在一个年级上学。谁敢欺侮唐小田,王根柱就上前保护:唐小田拿的好东西常常分给王根柱吃。两个人好得像兄弟一般。

改革开放后,王根柱身体好,学了把瓦匠的手艺;唐小田身单力薄,学了个理发的手艺。就这么干了十来年。

后来王根柱组织了个建筑工程队,自任队长;十来八年下来,手里已攒了一疙瘩钱,前两年在自己院里盖了一幢又高又大的二层楼房。

冬天来到了,太阳一直往南移,唐小田院子里的阳光越来越少,后来连他们的北房的窗户上也没有一缕阳光了,整个的院子和房子像放在冰窖里一样,黑暗而阴冷。遇到阴天,白天也得拉开电灯。谁进去理发,没有一个不喊黑的。此时,唐小田才知道是王根柱的房子盖得太高了的缘故。按说,当唐小田提出这个问题后,王根柱说些对不起的话,再主动给唐小田一些补偿,加上两家的友好关系,唐小田就不好意思再提出什么,事情也就解决了。但王根柱却不是这样。

王根柱当了建筑队包工头,口袋慢慢鼓起来,说话气粗了,遇事不让人,没理也得占三分。当唐小田提出这个问题时,他不以为然地说:“房子已经盖好了,难道你还能把它扒了?你把你的房子盖成三层楼,不就晒上太阳了!”

“我要有钱我就盖五层楼了,还让你指教我!”

“钱是世上的,有本事就去挣,挣不来,怨谁?难道让我给你些!”

“你要这么说,我就去告你!”

“去吧!去吧!我奉陪到底。”王根柱挥着大手粗声粗气地说着,转身回屋里去了。随后用鼻子“哼”了一下说:“你挣的那几个栆疙瘩钱,还吃得住打官司!”

“我不告你我是龟孙!”唐小田照着王根柱的屋子嘶哑着声音吼着,歪着头气呼呼地走了。

唐小田请了律师,写了状子,把王根柱告到了法院。

法院派了两个人到唐小田家里去实地调查。又是用皮尺量,又是用计算机算,闹腾到吃午饭时还没完。唐小田自然要请他们到饭馆里去吃饭,好酒好菜地招待。饭后又给每人塞了两条“芙蓉王”烟。

酒足饭饱后,他们说,你这个官司保险能赢,按法律规定,“冬至”这一天窗户上没太阳光,对方就得给你补偿。你放心好了。

唐小田听了他们的话高兴得直搓手,脸笑成了一朵花。

临走时,法院的两位同志说汽车油不多了,没带钱。唐小田立刻给了他们二百元。

王根柱得知唐小田把他告到县法院后,自知理亏,立即从外边的工地赶回来,用“钱”开路,四处找关系。最后通过他的牌友找到了县法院的一个副院长,并狠狠“表示”了一下。在开庭时,竟然说王根柱的宅基地本身就高(其实只高一市尺),没有违规,不予负责。

唐小田不服,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

唐小田接受了上次的教训,诉状一交上去,马上乘汽车到省城。他心里说,我没钱,我可能找下说话的人,我就不信没有讲理的地方。

唐小田到省人大找到了当秘书长的妹夫,诉说了原本,妹夫立马给中级法院院长高奋发打了电话,很不客气地说:“基层法院办案是不是只凭钱?这个案子我们要追踪到底。决不能让少数腐败分子坏了法院的形象!”

就在唐小田把上诉材料交到中级法院的当晚,王根柱赶到中级法院找到一个副院长齐平,一把给了五万元,还说:“不够用我再送,但官司一定要打赢。我忙,我就不管了。”

齐平是王根柱一个拐了几个弯的亲戚,但毕竟是亲戚,来回话还是能说的。于是齐平说:“我尽量疏通有关办案人员的关系, 只要院长不管此案,我想你赢还是有可能的。”

“千方百计!千方百计!我是死要面子不要钱的。钱是什么?身外之物,去了还可以再来嘛!”王根柱摆出一副大款的样子,把烟往嘴里一叼,拉开皮包,又取出一万元,扔到齐平的怀里,眯着被烟熏的眼睛,含糊地说:“这是给你花的。”

说完,把皮包往右胳肘窝一夹,钻进红旗轿车里去,一溜烟走了。

一次院长会议上,院长高奋发原原本本讲了省人大秘书长说的话,并要求一定要公正办案,对循私舞弊的,对收受贿赂的,要严加处理。

原来分得王根柱五万元的办案人员,本想为齐副院长出些力,可院长的话,让他们的手软下来。他们打消了“维持原判”的想法,前往涉案两家认认真真地调查、取证,然后开庭判决,要王根柱给唐小田新买块宅基地。唐小田赢了,王根柱输了。

王根柱傻眼了。此刻,他的第一个想法是:金钱也不是万能的。他对“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说法打了个问号。他抬头望着天空喃喃地说:“这场官司我前前后后送的十万元礼,够买三块宅基地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