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贤媳良母(原创散文)  

2008-11-12 11:22:41|  分类: 原创文学(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志德

 

凡了解我爱人郭金香的人,都说她是个“贤媳良母”。我仔细回想来,觉得人家说得有道理。

记得一九五九年,她刚去解州信用社参加工作那阵,因工资低,舍不得在机关上灶,执意在家里吃饭;没有自行车,一来回八里地,一年四季就那么跑着。攒上十元八块,就交给祖母。祖母年纪大了,该买些鸡蛋补补身子;父亲爱吸烟,也得买些旱烟丝吧!

父亲有腿痛病,走不动,蹲不下。他在地里干活,常是把烂麻袋片捆在膝盖上,爬在地里。她看在眼里,痛在心头,总想到地里给父亲帮帮忙。

夏秋两季,天亮得早,每天她总是东方发白就起床,扛上锄头什么的,到地里猛干一阵子,看看太阳,估摸着差不多了(因没有手表),就慌忙回家,胡乱吃几口饭,又急急往机关赶,唯恐迟到。说是步行,几乎是小跑,因而总是一身汗、一头水。

为了供我上大学,家里常年要喂一头猪。在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缺粮的年景里,人都吃不饱,猪只能吃野菜了。可是在大旱年,野菜也没有多少了,猪吃不饱,就在圈里“嗷嗷”地叫。吃过午饭,她从未歇过晌,别人从地里往家回,她从家里往地里走,希望能给猪找到一些吃的。

秋天的棉田里,蚊子最多,特别是下午后半晌,咬得人浑身又痒又烧。可是金香几乎是每天这个时候要去棉田里,一是能帮母亲摘会花;二是能帮母亲拿棉花。其他老太婆看到母亲空手往回走着的轻松劲儿,羡慕地说:“看你多有福!儿媳妇天天来接你。”

三个老人,四个孩子,连着她和我共九人,不说衣服,光是穿鞋,就得有空就做。孩子们上学、出操,费鞋自不必说;父亲因走路腿抬不高,所以鞋在地上拖拉得多,鞋就更费了。金香常是晚上钉鞋底;父亲的鞋底要特别加工,要垫得厚厚的,要用麻绳钉,钉出的鞋底要硬,折不弯。钉乏了、饿了,只有胡萝卜充肌。每晚总要干到眼睛睁不开时才去睡。

祖母人大饭量好,但眼睛不好。有次晚上拉肚子,紧起慢起,稀屎拉了一被窝,她急得直骂自己。她不想叫金香,怕嫌脏,自己收拾;结果越擦沾的地方越多,闹不成样子了,才喊金香过来。金香边收拾边说:“奶奶,你以后可别不好意思,小的就应该照料老人。你没女儿,我妈女儿嫁到了西安,不方便,你们以后就把我当女儿使唤!”然后打来水,先给奶奶的手和屁股洗干净,换了干净的裤衩,又把沾了屎的被子和单子洗净,凉在外面。之后又找来药让祖母喝了,铺好被子,和祖母睡在一个炕上,以便照看。

在粮食定量的年代,祖母吃不饱而浮肿。金香的弟弟在中学念书,一次灶上发了一个小油饼,他舍不得吃,送给他姐姐;金香舍不得吃,也不让孩子们吃,拿回家让祖母吃。祖母一边用没牙的嘴蠕着,一边直擦眼泪……

母亲身体本来瘦弱,加上活重、吃不饱,便积劳成疾,一病就是四十天。母亲病了,祖母和父亲的吃饭就成了问题,金香只好挤时间,先给孩子们把饭做好,放在锅里,放学后他们自己吃;然后赶回家里做饭,侍候老人们。天天如此。母亲能吃馍馍,只能喝半碗稀米汤或酸面汤。金香想:靠这么点东西怎么能把身体养过来?得加奶。于是每天早上往家又送一次奶。母亲身体慢慢好起来,可奶未停,一直至今。

母亲稍好了点,父亲却得了肺病。父亲一辈子喜抽烟,年轻时一晚上能吸五十支不灭火,外号叫“一包烟”。因吸烟多,早就有气管炎,常常咳嗽不止;先吐白痰,后吐黄痰,医生说得了肺气肿。他呼吸困难,常是走几步路,就得站住脚喘一阵气。再往后,就变成了肺心病,连人扶着走路也成了问题。为了照料方便,金香干脆与父亲睡在一个炕上,拉屎、撒尿,她用盆接。起初父亲不好意思,让她离开;可当她看着父亲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颤巍巍的样子,就说:“我姐离得远,侍候你不方便;我就顶我姐吧!媳妇咋,女儿咋,到老人跟前都应当是一样的。”父亲半天“唉”了一声,断断续续地说:“女儿放远了,就等于没有女儿。”

一个女儿、三个孩子都在城里上学,也都在她跟前吃饭。国家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她总是等孩子们吃完了饭,才偷偷地去吃野菜。有次被一个孩子发现了,对她说,妈要这样,我就不上学了。她板起脸说:“你心痛妈,妈也心痛你们。你们正长身体,那能和妈比?只要你们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国家有用的人,妈吃啥也是香的。”这以后,他们的学习自觉性大大提高了。形势好转后,粮食开始畅开供应,孩子们开始挑捡了,这个不爱吃米,那个不爱吃面。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身体成长,她每天中午总是做两样饭。别人见了,夸她真是耐心烦,她听了,只是笑笑。

随着孩子们年级的增高,有些课金香就辅导不了了。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学习成绩,她便到外面找人教她,然后她再回来教孩子们。她给他们说:“学习中的问题就好比敌人。你不消灭它,它就会越来越多,最后把你消灭。只要你有了这样的认识,你就会一个问题也不放过的。”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这个道理金香知道,所以总是在工作和生活上潜移默化他们。

有一次,只差一分钱帐不平。下班后,她把帐本拿到宿舍里,在辅导完孩子们的学习后,一页一页地用算盘打。半夜里,老二起来小便,看见妈妈还在打,便说:“妈,只差一分钱,咱给他填一分算了,睡觉吧。”

金香说:“这不是一分钱的问题。数字碰不到一块,账不平那行!一分钱咱能填起,要是一万元能填起吗?工作中一定要养成认真的习惯,才不会给国家造成损失。”

第二天孩子们起床后,看见妈妈还爬在桌子上一页一页地打,老二问:“妈,你一夜没睡觉?”

“嗯”。

“打到了吗?”

“找到了。”

老大说:“我们在学习上,能有妈妈这个认真劲,一定能考第一名!”

星期天,我们全家正在吃早饭,巷里的王奶奶来了。她给金香拉到一边悄悄说:“他婶,我知道你爸爸刚过世,手头紧;可是儿子老大了,不结婚别人笑话。要结吧,钱又凑不齐,我想来想去,你认得人多,好弯转,实在不好意思!”

金香听了,问:“得多少?”

“三千。”

“行。下班后我捎回来。”金香痛快在答应了。

王奶奶听了,马上热泪盈眶,说:“他婶,我就没想到你会这样痛快。我已跑了三家了,都说没办法,女方的彩礼送不到,急得我日夜睡不着。唉,你可真给我帮大忙了!你可真给我帮大忙了!”她一边往回走,一边还在说:“好人哇!积德哩!……”

之后,金香给孩子们说:“我们尝过没钱的味道。向人借钱时,也是心问口,口问心,只恐怕人家脸难看,话难听。只要人家能走到咱家,没有多的有少的,不能让人家空着手回去。救人一难,积福行善。”

还有一次,晚饭后,金香正在辅导孩子们做作业,一个拐弯亲戚进了门,他给金香说:“姐,想办法给我贷五千元的款(那时她已是信用社的副主任),我想做生意。挣下钱,咱俩各半分。”

“那个企业担保?”

“咱挣下钱就还他,还要什么担保!”

“这是规定。没有企业担保不能贷。”

“马列主义还灵活运用哩,你悄悄办了谁知道?况且咱用的时间不长,一倒手就挣钱,挣了钱马上就还他还不成?”

“这是原则。违反原则是要犯错误的。你好赖也是个国家职工,这个道理应该懂?”一席话,说得那个亲戚哑口无言。亲戚走后,金香对孩子们说:“我们要堂堂正正做人,正正派派办事。只有这样,才不会犯错误,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孩子们听了母亲的话,也都睁圆了眼睛,在想其中的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