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骗官有术(原创小说)  

2008-01-28 14:31:58|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建飞张着被烟熏得满是黄牙的嘴,“哈哈”大笑着。他得意啊!今天地委任命他当了土地局的局长——正儿八经的正县级。

他打开中华牌铁烟盒,取出一支,“啪”地合上,将烟头在铁盒子上堆得“嘭嘭”响,随后把烟吊在嘴唇边,“砰”地捏开打火机,低头点着烟,再猛吸一口,接着将大背头向后一甩,刺着大板牙,“咝——”地将烟雾全吞进肚里去,再徐徐从多毛的鼻孔里喷出。他感到特别惬意。

他背着手,在客厅里缓缓地“格噔格噔”地踱着。他越想越好笑,自言自语地说:“世界上的事说不清。真是‘真亦假来假亦真’啊!”

李建飞家在农村。少年丧父,十六岁母改嫁,之后村里人便不知他的去向了。

十多年后,忽然有一天,李建飞穿着黄军装,手持部队的介绍信和本人档案,出现在本县人事局。

人事局的同志见一切手续齐全,便给他安排了工作。

李建飞想,现在我已进入国家干部行列,这第一步已踏稳了。他要尽快发展,一要离开这个知根知底的家,免得以后有麻烦;二要挣大钱,有了钱才好办事。他还想,要走就走北京,那儿世面大,官儿多,凭我这十多年的闯荡经验,抓住他几个不大不小的官儿,还是不成问题的。

李建飞除了与县人事局局长保持密切关系外,还通过关系与地区人事局局长挂上了钩。他抓住了“人人都想提拔,人人都想在上面多找几个吃硬关系”这种心理,他悄悄给地区人事局局长透露了一些“信息”。

他说:“局长呀,不瞒您说,省委的组织部长是我的表兄。要不,我因为枪走火打死了人,被部队开除回来,还能安排工作!我表兄是给地委有关领导打了招呼的。我所说的这些我表兄是不让给别人说的。大家都说你这人能干,又有提拔的可能性,如果用得着,我去跑跑,日后我还要靠您这棵大树乘凉呢!”

李建飞的一席话,说得人事局长眉开眼笑,说:“建飞,以后需要我办啥事,尽管说。没事就到家里坐坐,吃顿便饭!”

一个双休日,李建飞买了男女高档西服各一套,又特地买了两只大红公鸡,来到了地区人事局局长家里。

当酒喝到八成时,说话都把不住门了。局长说:“我后半辈能不能当地区领导……全靠你老弟了。怪不得前些天我光做好梦……梦见,梦见一位神仙,把我托上了天宫。我看呀,这位神仙……就是你表兄。”哈哈哈……

“局长,局长……”

“不要叫局长,叫程斌吧……!我们是弟兄们。”

“好!程斌兄……我们现在就结拜成兄弟!”李建飞起身,拿起菜刀,抓起还绑着两只腿的公鸡,一刀将鸡脖子割去一半,把血滴在酒碗里,二人将碗一碰,一饮而尽。然后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程斌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程兄,兄弟我……兄弟我心比天高,我要在北京发展。……咱们都到那去。你操些心,啊!”李建飞说。

“要大干!到北京!……我办。”

此次之后,差不多每个双休日,李建飞都要去程斌家里。他要把他从各方面搜集来的“消息”尤其是关于省委、省政府的“消息”告诉他,并说是表兄在电话里说的。

程斌更感到李建飞与表兄的亲密无间了。

说来也巧,地区要在北京成立一个驻京办事处,李建飞在程斌的推荐下,调去当了副主任,分管食堂和客房。

李建飞如鱼得水,很快发了起来。你想,地区领导、省领导的招待费,为拉关系给有关部门送东西,那还有个多少?

李建飞倒是没有忘了程斌,他把他请到北京,好吃、好喝、好玩,还找了“三陪”女郎给他,弄得程斌神魂颠倒。

正在兴头上的程斌,拉着李建飞的手说:“兄弟,你给咱表兄说说,也让我到办事处来。他一句话,地区哪个领导敢不听!”

“程兄啊,好倒是好,可这不是政界。这只是个经济实体。吃、喝、玩没问题,能办成什么大事呢!依我看,你就在政界往上爬。我给表兄说说,先给你弄个地委委员或者副专员干,最终目标是那书记和专员。我在这先搞个‘原始积累’,最后我也是要弄他个差不多的官儿坐坐的。”

“要这么计划也行。再说啦,我还有个八十岁老母需要我照料,那我就不来北京了。”

李建飞暗自欢喜,总算把他稳住了。

李建飞到了副县级这个位置上,加上手里又捞到一些钱,头脑便膨胀起来,他还想闹个正县级干干。他要有小车坐,他要有秘书,他要有年轻漂亮的爱人,他要锦衣还乡,光宗耀祖一番;他要让村里人看看,当年他这个无爹无妈的穷孩子,无人看得起的赖孩子,如今是个什么样子!他要先上上祖坟,要向苦命的父亲诉说他的发迹史,再立上一个青石大碑,然后烧上一大堆纸钱和一个“楼房”、一个“小轿车”,让父亲在另一个世界舒舒服服地生活;他还要把母亲接回来,请全村的人吃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人还要发一件褂子,再给村学校建一栋楼房。我要让所有的人见我有说有笑……

他开始思谋着他怎样才能得到个正县级——

干部们都希望能与有权的领导挂起钩来,我如果以省委组织部长和中组部干部局局长的名义给我写封信,用铁夹子夹起来挂在墙上,谁来了也能看得见,岂不提高了我的身价;还怕他不提拔我吗?

李建飞想好了,便关了办公室的门,开起抽屉,取出了两张省委组织部的信纸(是去年他到省委组织部办事时,佯装肚子难受,在桌子上放的信纸本上撕下的),先在别的纸上打了草稿,再用铅笔往上写(他知道大领导肯用铅笔写)。这笔体呢?不一样咋办?管他呢,谁能见到大领导的字。我龙飞凤舞地写就是了。写完了,他念了一遍:

建飞弟:您好!来信收悉。

我久未见姑母了,不知近况如何?甚念!我近日要去中组部开会,到时我去看您。如有困难,您去找中组部的干部局刘局长,他是我的好朋友。

春安!

                               兄  林松涛              

                                                 3.5               

这样好,一箭双雕,谁看了谁也知道我的上层关系了。

他把信立马挂在了桌子旁边的墙上。

效果果然不错。不久地委组织部陈部长到北京看病,他亲自安排吃住,并陪着到301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没多大问题,陈部长情绪很好。建飞邀陈部长到他的办公室看看,陈部长去了。谈话中,建飞有意提到省委组织部部长,并从墙上拿下那张信让陈部长看。陈部长看完后眼睛一亮,说:“你还有这么个关系嘛。好哇!你看我,还能老干部长?您给林部长说说,把我的工作变变。怎么样?”说完“哈哈”笑起来。

“部长,没问题。我表兄对我特别好!”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困难要我解决?”

“我也想变变,把我调到政界,转了正就行。”

“好了,你这个事我包了。哎——我的事你也包了吧!”

“包了!”

说完,两个人开怀大笑。

不久,把李建飞定为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候选人。地委组织部派人到北京去考察李建飞。

李建飞懂得年轻人的心理,好吃好喝都不重要,关键是要玩好。他便找了“三陪”小姐与他们一起去洗桑那浴,去唱歌,当然他也去。

几天考察完了要回去,李建飞考虑送他们什么礼物好呢?得送重点,这向上汇报是关键。干脆,把那辆桑塔纳轿车送给组长。他们坐火车前边走,我后边开车回,到地区换个车牌就行了。

汇报完了,没问题,要公示。

报纸上一登,村里的同把小伙们瞪了眼,舆论哗然:

“这小子怎么这么快,坐火箭了?报上说他当过兵,谁见他当了?前几年还有人在省城见他打工,与他说了话的。这就怪了!”

“这小子自小就爱吹吹拍拍、日鬼倒桩,当兵保不定也是捣的鬼。”

“报上让反映情况,咱打个电话吧。咱也为组织负个责。”

……

考察组接到了群众的举报,取出李建飞的档案又仔细地查找着漏洞。有人忽然发现印章上解放军的“解”字,刻成了“ 角羊 ”,立即报告给领导。领导指示:联系北京军区,问有没有那个番号的部队,并问有否此人。北京军区回答是,根本没有那个番号的部队。

一切真相大白了——私刻公章,伪造档案。李建飞被隔离审查。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