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各 有 所 得(原创小说)  

2008-01-22 23:27:54|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年,是五年一换届的时候了。灵仙镇的党委书记张起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东跑西走地找县上的各个领导,宣传他在任的五年间镇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并毛遂自荐地提出要当个副县长。

副县长中今年一个到龄了,将要退休。这个位置是张起发三年前就看上的;于是他努力地创造了一些能让人看得见的政绩。他环视着周围的乡镇书记,暗暗与他们比高低,自认为他是副县长的最佳人选;再加上他听领导们的口气,他觉得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了,心里不禁一阵阵欢喜。

离六月的换届还有两个月,有几个乡镇书记的“政绩”以通讯的形式已在地区报上陆续发出。这是张起发始料不及的。他把那些报纸拿在手上翻来翻去,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他的手抖起来,随后“砰”地一声甩在桌子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岂有此理!”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干成一件事先要造成舆论呢?谬误重复百遍也会成为真理的。”他站在那里呆呆地想着。“领导都答应‘我考虑’。狗屁,那只是一句套话,给谁都是那么说。我不赶快造舆论,将来民意测验的票数上不去,他们便有话可说了。不行,得找报社发几篇大稿子。”

张起发今年四十四岁了,再不进政府班子,下一届就没他的事了,这最后一站的道理他懂。他决定孤注一掷,倾家荡产也干;把脸抹下来装到裤裆里也干。

然而,他与新闻界的关系太少了。不要说省报,就连地区报也没个能说上两句话的。他恨自己没有政治家的头脑,怎么就没有把新闻界这条路早早修起来呢!

他决心找关系,尽快在报上露露脸,让全县的人都知道他。

他通过在地委秘书处给书记当秘书的同学刘琦的关系,找到了地区报的总编李晓刚。

“李总,我来求你来了。”刘琦进了李的办公室,一边拍着正在看报纸大样的总编的肩头,一边笑呵呵地说。

李晓刚急忙站起,握紧刘琦的手笑着说:“怎敢劳你的大驾,一个电话,照办。”

接着,刘琦把张起发介绍给了他:“这是我的同学,清江县灵仙镇的党委书记。很能干的。你们交个朋友吧!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相互多关照着。怎么样?”刘琦学着书记腔慢条斯理地说完后,看了他们每人一眼。

“没问题!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的。”李总编抢先表了态。

“那是!那是!一定按刘科长(刘琦是正科级秘书)的指示去办。李总编,有啥你就说。”说着对着李晓刚咧了咧嘴。张起发觉得很不自然,好像在见县上领导一样;说的话也欠妥当。他恨自己是个没出息的人。

刘琦也感到张起发言辞不佳,为了转移注意力,他立即趴在李晓刚的耳边小声地说:“我同学想发篇稿子。”

“小菜一碟。尽管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弟兄们之间不说两家话。”李晓刚说完转向张起发,“张书记,我们虽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但你们镇上的情况我还是了解的,干得不错。你回去以第三人称写个人物通讯稿子,直接交我。”

“老同学,这可没啥说的了吧?李总当面都表了态,应该满意了吧?”刘琦又学着书记腔,慢条斯理地说。

张起发点着头,千谢万谢地退出了李总的办公室。

张起发回到镇上,立即组织人马连夜突击稿件。他亲自坐阵,研究提纲,组织材料,并安排了夜宵。经过他几番经心修改,自认为他的政绩已写得完美无缺,才定稿打印。

当张起发开着桑塔纳轿车直奔报社见到总编时,总编淡淡地说:“先放下吧,看看再说。”而且连他递过的大中华烟也没接。

“李总编,你忙完了手头活,中午咱们在一起聚聚,吃点便饭吧!”张起发一边弓着腰凑在正在翻动着报纸小样的总编跟前小声地说,一边将整盒的中华烟放在总编脸前的桌子上。

“不必啦。我和刘秘书关系不一般,这点小事还要你破费?你回去,过上一个星期再来。”

“那……”张起发本想说那时间是不是有点长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噎回去了。他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那……那好吧。”他伸出右手,与总编握手告别。不知为什么他的手劲特别大,直握得总编“哎哟”一声,他才松了手。

当他走出门后,总编摇了摇头,微微笑着说:“真有意思!”

七天后,张起发又驱车到了报社。

敲开了总编办公室的门,见总编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吸咽。他便从提包里掏出四条中华烟放在桌子上,说:“你搞文字离不开烟,这你就不要推辞了。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互通有无嘛。”

“这我就不客气了。”总编说着,将烟放在桌柜里。之后说:“稿子我看过了,还不错;不过既是人物通讯,总得有个通迅的味儿,人物的形象和心理描写还不足,拿回去加加工好吗?”

“行!行!”

过了几天,张起发把改好的稿子送给了总编。总编说:“这几天稿挤,一星期后尽可能见报。”

张起发出了报社,坐在车里闭上眼睛在想:这从开始写稿,到总编看稿,到改稿,再一星期见报,这中间一个月就过去了。这离换届就只有一个月了,再不见报恐怕就来不及了。他心里一急,抓起手机拨通了刘琦的手机。他在谈了报社的情况后,那边说:“起发啊,你不憨吧?我这师傅给你引进门,修行就在你个人了。总编一推再推,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你得赶快行动起来,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隔了两天,是个星期天,张起发自己开着车到了李总编的家里。

李总编正在家里写文章。见张起发进来,站起来一边亲切地与起发握手,一边笑着说:“张书记,没办法呀,现代化的工具咱们买不起,只得爬格子呀。你放心,你的稿子过几天就发。”

他们正说着话,李总编的小儿子从房里跑了出来,拉着爸爸要上街买糖吃。张起发灵机一动,这是个极好的机会,便拉开了提包,取出一把一百元的钱,一边往孩子手里塞,一边说:“叔叔给你钱买糖,剩下的给你买个电脑玩。”

李总编做样子似的挡了挡,说:“张书记,我们是朋友嘛!”

“正因为是朋友呀!干脆,你儿子给我当个干儿子算了!”

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看近一两天能不能把其它的稿子调一调。你放心回去吧,以后到地区就来。”李总编很是客气地把张起发送出门。

李总编把张起发送来的钱一数,竟是一万元。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感。

当天晚上,他把编好的一篇稿子撤下来,将张起发的稿子换了上去。第二天张起发见了报纸,他的政绩,几乎占了半个版,稿子几乎没改动。他捧着报纸,半天说了一句话:“钱这东西还真管用啊!”

报纸像雪片一样飞向四方。上上下下对张起发的反映极佳。

但是,张起发的努力,只捞到一个副县长的“差额”人选“指标。”

人代会再有两天就要召开了。在这选上与选不上的“边沿地带”,张起发是决心要冲刺一下的。他要让所有的人大代表都要了解他这个人,以便使他这个“差额”变为“正额”。

张起发急急地找到李总编,掏出一个挂着金锁的金项圈,说是给干儿子买的,李总编也不好推辞,套在了儿子的脖子上。之后张起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李总编略略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连夜将上次发的那个通讯改成消息,发在头版上,然后给你拿些报纸,你想法送到代表手里去。”

张起发又买通了会务处的小潘,小潘便随着分发材料,将这张报纸发到了所有的代表房间里。第五天选举县政府班子时,张起发的票遥遥领先。他战胜了他的对手,心安理德地坐上了副县长的宝座。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