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官 商(小说)  

2008-01-22 23:25:58|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捞到县委书记这一宝座,大明县县长伍月卯决定孤注一掷了。他要倾家中的全部积蓄,打一个“歼灭战”,让那些关键人物都能为自己说话。

    他到地委和省委领导那儿不知跑了多少遍,不知送了多少钱和物,总算有了个响声——“可以考虑”。“按理说,轮也轮到你了,你应该是最佳人选。”“没问题,我极力推荐你。”……

    伍月卯喜滋滋地在家里等着换届。

    然而,换届的书记人选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伍月卯发疯似的吼叫着:“政客!政客!全他妈的政客!他们是怎么答应我的?他们都放屁了!我给他妈的都喂饱,他们都没事了!混蛋!全他妈的混蛋!”他越骂越气,把桌子上的茶碗暖水瓶全甩在了地上,后来竟把电视也推下了桌子。

    老伴怕他气犯了心脏病,端着水,拿着药,走到他跟前心平气和地说:“算了,别生那么大的气,气犯了病是好玩的。再说了,咱送出的钱,也都是别人送给咱们的,全当没收人家的还不行?还有嘛,咱也有年纪了,五十多岁的人还能吃得住那一把手的苦活!咱虽不是一把手,可一县之长的威风也耍了他好几年,你不签字,他们能上编?你不签字,他们单位能花上钱?消消气,把药吃了,保身体要紧!”

    伍月卯吃完药,把茶杯重重地墩在茶几上,瞪着双眼说:“书记不要了,可我要要钱!我要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我要坐最好的车,我要住最好的房,让他们看看,不让当书记的伍月卯,比他们谁也过得好!让他们眼红,让他们嫉妒,让他们……”他没词了,抬起屁股出了房门。

    他来到院子里,看到的是一片朦胧的月色。他抬头望着天空,月牙儿在浓淡不匀的云间忽隐忽现。他叹了口气,背着手,在院子里围着花池转圈儿橐橐走起来。他低着头在想“收受贿赂是要犯法的。要保老本,以后不能再干;要不就做生意。虽说省纪委不让在职干部做生意,可你做了,不一定有人知道;就是知道了,顶多就是违纪,不要紧的。人常说,官商最挣钱。我得想法在官商上做些文章。

 

    星期五下午四点,伍月卯的办公室安静了下来。这大约是周末的缘故。他边吸烟边在办公室里踱着。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拨通了县上最大的私营企业——金鑫钢铁厂老板的电话。

    “喂,闫老板吗?我是伍月卯呀。不忙吗?不忙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好,我等你。”伍月卯放下电话不到十五分钟,有人敲门了。

    “请进。”

    “伍县长,几天不见,怎么瘦了呢?”

    “唉,操劳呗。”

    “凭您的智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小儿子要结婚,父母亲又病,搞得我焦头烂额。”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花几个钱呗!要多少,我马上去拿。”

    “过去你帮我不少了,还能再要?再说了,无功不受禄嘛。”

    闫老板不愧是企业家,他眼珠转了一圈说:“怎么无功啊?过去帮我的忙还少?这样吧,以后您给我当顾问,什么方针政策呀、法律法规呀、环境保护呀等等,我随时请教您。您的这些服务,按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您分红。当然,这些就只咱们二人的口头协议,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啊——哈哈哈……这样的话,我当认真做好服务工作。"

不几天,闫老板给他送来了二十万元。

又过了几天,闫老板又来了,说环保局要罚他五十万元,请伍县长搭个话,少罚些。走时,又给伍县长放了十万元。

伍县长一个电话,环保局只罚了一万元,了事。

伍县长既是闫老板的顾问了,所以拿钱显得十分自然了。

一年后,伍月卯将闫老板给他的五十万元,作为股份入到了闫老板的钢铁厂里。自此,他已完全变成官商者了。

闫老板早就想找伍县长这个靠山了,像入股的事早就流露过。只是伍县长还想当书记,怕别人提意见,才没答应。而今伍县长不再准备当书记了,便想起了这件事,那还不一拍即合!

一天,伍月卯到金鑫铁厂去视察,与闫老板关在屋里商量着商机大事。伍月卯说:“现在房地产开发是暴利。县里计划在城西靠近公路处,搞一个开发区,昨天晚上刚研究了个初步意见。我意,趁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之前,咱们先给土地局说一下,占它一百亩。地价肯定便宜。如果等以后拍卖,那地价就很难说了。”

    闫老板因为铁价飞涨,腰粗着哩,拿个三两千万,小菜一碟。于是当即拍板,买一百亩。

    因为伍县长搭了话,租地手续办得很顺利。

    半年后,开发区的地价,由开始的每亩十万元,升到每亩五十万元。闫老板全部抛出,净挣了四千万元。闫老板尝到了官商的甜头,高兴至极,一下送给伍县长两千万元。

    伍月卯呢,感触更深。他一个人抱着两千万元傻笑,说:“我成了千万富翁了!我成了千万富翁了!”哈哈哈哈……“一个信息便产生这么大的经济效益,这太容易了。我何不用我在位的两年时间,为我儿子谋些利益!”

儿子伍源本来在地区公安处干得好好的,经他这么一动员,心思变了,他要趁老子还有权时美美捞几把,也成个千万富翁。于是他“下海”了。根据他父亲的意见,他同时成立了两个公司:典当公司和拍卖公司。这两个企业配合十分密切。典当的东西到时没人再取,那就得拍卖,自己有个拍卖公司多方便。另外,这几年企业破产拍卖相当多,还有土地等的拍卖,佣金都在百分之五。老爷子真的抓上几个大家伙,那可是立竿见影地发财。

大明县要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搞一个大广场,作为人们购物、休闲、娱乐的去处。大约占地一百亩,决定拍卖。几个拍卖公司同时去抢,结果谁家也捞不到。他们忘记了伍月卯的儿子就有一个拍卖公司。

拍卖会使人心惊肉跳。一亩地竟拍卖到八十万元。光拍卖公司的佣金就拿走四百万元。伍源旗开得胜,大宴亲朋,并发了一通议论:“我一锤下去就挣了四百万元,这费什么劲呀?关键是有一个有权的爸爸。不然这块肥肉吃不到我的嘴里!”

大明县的一个煤矿和煤矿附属的炼焦厂要拍卖,自然还是由伍源的拍卖公司拍卖了。估产一亿元,可买方只想掏五千万元。买方知道伍源是伍县长的儿子,就抓住他不放。说:“伍总,你给你父亲说,我出五千万元买,佣金给你一千万。这够意思吧?”

伍源想这一锤子下去就是一个千万富翁,实在值得给父亲做做工作。他给父亲说:“老爸,你已经五十九岁了,明年就要退休,此时再不用权,恐怕再无机会了。你就最后签一次字吧!”

伍月卯也觉得差距太大,恐怕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负不起责,便召集了有关人员会议。他说:“按说五千万元拍卖有些少,但目前只有一家愿买,人家只出五千万元。大家说卖还是不卖?”他见半天无人吭气,又接着说:“一直撂到那儿也不是个办法。如果有人经营起来,我们还可以收些税。”

有人听县长的口气是想卖,便说:“伍县长说得有道理,放着也是放着,没用。那就卖了吧。”

“卖了算啦。”七嘴八舌地说。

“好。大家的意见是五千万元卖了,那我就签字了。”伍月卯大声地说。

“伍月卯老奸巨滑,他开这个会,是要我们大家集体负责的。”有人走着悄悄地说。

伍源拍卖了两大宗,挣了一千四百万元的佣金。他立即卖了辆奔驰轿车,又在地委所在地买了一套别墅。摇身一变,成了大款。

 

伍月卯退休了。

伍月卯和儿子一起一心一意经起商来。他又以儿子的名义成立了个建筑工程公司。他现在可以放开手脚干了。他不仅要利用他已有的关系,他还要发展新的关系,他决心把官商做得有声有色,让世人看看他伍月卯是不是当不了县委书记的人。

伍月卯记得清朝的一个谚语:“做官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胡雪岩的官商之道是什么,他要仔细研究一番。他找了一本《胡雪岩官商之道》的书,白天黑夜地揣摸人家的“有势就有利,先取势后取利”的灵活变通官商之道的真正含意。他把取官势、取人势、乘势、变通等方面,做了全新的解释。

取官势,他是要看官场上谁能为他的经商铺平道路、遮风挡雨。这是他研究的重点。

他看过来看过去,看准了行署常务副专员柳欣。此人有势(即年轻、能干、有发展前途),且为人厚道,感情丰富,办事干练。他们虽也熟悉,但无深交,需加深感情才行。

经过深入调查,他了解到专员嫉妒柳欣的才华,唯恐某个时候会取代了他,便装好人,给省委组织部长推荐说,像柳欣这样年轻有为的人,不敢再压了,应尽快调到别的地区当个专员,锻炼一段,日后必有大用。组织部长点头称是。

这个信息,更坚定了伍月卯的决心。他决定帮帮柳欣,尽快登上专员的宝座。

    柳欣是广州人,今年三十八岁,是北京大学国际贸易系的研究生,任现职已两年多了,清政廉洁,政绩卓著。母亲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多年随他,近年来,因患脑血栓留下个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再加上儿子上大学,生活着实不太宽裕。

    伍月卯掌握了这一切后,设计了个送礼的方案:柳欣他们多年在外,广州的名吃、特吃定然很少见到,我如果给他们带过去些,尤其老母,那可要喜出望外了。老母亲高兴了,柳欣哪有不喜之理!再么,生活上给他们补贴一些,拿上五十万元。他要是不收呢,就说我借给他的,以后有了再还。

    伍月卯一个电话,他那驻广州办事处的人,立即采购特产、特吃,连夜坐飞机飞回来,连荔枝的叶还是新鲜的。伍月卯坐着奔驰轿车,来到柳欣的家门口。

    进了客厅,老太太正在看电视。当柳欣向母亲介绍了伍月卯后,拿出了伍月卯带的东西。母亲一看全是广州的好吃的,直夸伍月卯是个有心计的人,并让柳欣好好谢谢他。柳欣的爱人对伍月卯报以感谢的目光。

    坐了一会,伍月卯叫柳欣进里屋说话。

    “柳专员,我懂相书,你绝非此地一员小官。再说近几年的政绩也是令人瞩目的。你应行动起来,到省里跑一跑。至于所需费用有我呢,今天我先带来五十万元,这是让你解决老娘看病、儿子上学和日常生活问题的。如果你觉得不好收,就算我借给你的。

    “这……”柳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你知道吧,我和儿子开了三个公司,效益都很不错。其实钱多了也无用。什么也别说,就算我们交个朋友。今天的事,我们谁也别向外人说。”说完,以长者的姿态,拍了拍柳欣的肩头,“好好干吧,前途无量哩!”

    几个月后,柳欣被调到省海关当了关长。临行前,他亲自到伍月卯的公司告别。酒至半酣,柳欣说:“我能有今日,全靠伍县长的支持。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日后用得着我时,只一个电话即可。”

    “过奖!过奖!一定!一定!我们的事业会蒸蒸日上的。”

    柳欣到省海关上任后不久,交通厅厅长杨冰前来相见。他一踏入办公室,便大声地嚷起来:“听说调来个老乡,前来看看。怎么样?还习惯吗?我自我介绍吧。”

    “别忙!别忙!”柳欣先是一楞,之后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与来人握手,“请坐下说话。”

    柳欣递过去一支烟,杨冰接住一瞅,把烟举到柳欣脸前依然大声地说:“堂堂正厅级,吸‘芙蓉王’?”他从黑色的手机皮包里,掏出一盒软中华,站起来,抽出一支放在柳欣面前的办公桌上,说:“吸这个。”

    杨冰不再坐下。他在放出两股浓烟后,说:“我叫杨冰,广州人,现任交通厅厅长,已有五年之久。本人清华大学毕业,高材生。历任工业大学系主任、建委副主任和现职。省内百分之八十的高速公路由我修建。……”杨冰挥舞着臂膀,脸上表情十足地在表自己的功。此刻,柳欣才有机会细细地端详他━━一米八、九的个头,虎背熊腰的身架,宽脸盘,大背头,一付特大号的墨镜遮住了两眼。穿着一身淡灰色的笔挺的西服,但没有扎领带。柳欣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该老乡是个干脆、爽直、工作负责、不拘小节的人。

    杨冰介绍完自己后,柳欣也介绍了自己的简历,并请杨冰有空到他家里去做客。杨冰爽快地答应了。

    三天后,柳欣到交通厅回访了杨冰。在谈到各自的家庭情况时,杨冰说:“柳欣,你刚搬来,缺这少那的;况老娘有病在身,不太方便,干脆到我家聚聚。一是大家都见见面,二是认认门。凑空我和家属到你家看看老娘。就这么定了。”

    双休日到了,柳欣领着爱人到了杨冰家里。杨冰和妻子十分热情地接待着老乡。饭毕,各自都因酒精的缘故,话多起来。杨冰说:“我长你十岁,以后我就是你哥了,她就是你嫂子。我们结拜成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事你就说,只要在我权力范围内的,没人能挡住手。”

    柳欣思忖着,我之所以能到这个位置,多亏了伍月卯这个大恩人。他对我可是雪中送炭啊!这份情,这份意,我永世难报。他办了个建筑工程公司,如果杨兄能照顾他一段公路的建筑,也算我的一点报恩之举。这么想着,便靠近杨冰的耳朵说:“杨兄啊,你知道我当的这个官是谁帮助我的吗?是我的一个义兄。他叫伍月卯,总共给我了二百万元。他有个企业,专搞建筑工程,不知兄长能否给他找点活干,也算我补人家的恩情。”

    “这你可碰对了,咱搞路,就需要工程队。你告他说,下一条路,全包给他。但有一条,必须保证质量,要有点差错,我可要找你。你知道吗,这是原则问题。”杨冰痛快地答应了。

    这样以来,伍月卯又结识了杨冰,生意更活泛了。一条路修完后,光送给杨冰就二百万元。杨冰给柳欣说:“有我们二人,还怕没有伍兄的生意做。你让他再成立个进出口公司,海关上会有很多生意做的。”

    伍月卯着实很感激杨冰,但又不知送什么为好。他找到柳欣商量,柳欣说,人家不缺钱,我看倒是挺喜欢古字画的。我到他家,几次拿出他收藏的东西让我看。他还提过想找一个年轻漂亮有文化的保姆。

    伍月卯微微地点点头。他决心下点本钱,一举把杨冰抱死。

    伍月卯花大价钱,从北京买了齐白石的真笔画“虾”和徐悲鸿的真笔画“马”。这两幅画都有故宫博院的高级鉴定师的鉴定书。价值八百万元。另外,年薪二十万元聘了一位英语系毕业的女大学生为杨冰当保姆。

    当伍月卯将画与保姆交给杨冰时,杨冰立马跳了起来,抱住伍月卯说:“知我者伍兄也!”

    杨冰在给伍月卯倒茶递烟后,先看画, 后看发票。他“呀”地一声,说:“就八百万呀!精品啊精品!”

    “杨厅长,还有我呢。我还不值八百万吗?”女保姆娇滴滴地说话了。

    杨冰转过头来,一位美女坐在身旁。他呆呆地看着,眼珠一动不动。后来,他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双手一下把美女抱过来。他一边摸着美女的头发一边问:“伍兄,你从哪儿弄出这么个美人儿来?我可舍不得让她当保姆干活啊!”

    “那我给你当翻译。你看外国片,我翻译。”美女的声音脆得像个梨。

    “伍兄,我都收下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杨某的事。不说了。”又一次拥抱了伍月卯。

    伍月卯通过海关向国外发焦炭。周边几个省的焦炭都被他垄断了,生意越做越大。

    伍月卯成了全省的首富。

    一天,儿子给他打电话说:“爸,地纪委正在查咱们县国有资产流失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