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运城张志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曾当过记者、编辑、县官。也曾出版过10部文学作品(包括长篇小说《曲城梦》,中短篇小说集《豆蔻年华》、《官场百相》,诗集《小溪》,散文集《朝霞短笛》、《心灵的田野》、《志德游记》,纪实文学《文明之家》等)。共计200余万字。系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曾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女法官的交易 (小说原创)  

2007-01-03 15:21:14|  分类: 原创文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河市的法院院长景琳,已是省内外的知名人士了。在她主持下的云河市法院的硬件建设和“错案追究制”的经验,在媒体上给予了广泛的宣传,于是机关当年获得“全国优秀法院”的称号;本人也成了“全国优秀法官”。

这对三十六岁的她,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不久,她被提拔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仍兼任法院院长。

自此,她便对还是副处级的丈夫,不屑一顾了。她嫌他窝囊,和她站不到一起;她嫌他谨小慎微,不是个风流倜傥的人;她也嫌他……没男人的味道。她认为她应该有一个更美好的人生。再说啦,她又没有孩子(她是不会生的),还挂牵什么呢?于是提出与爱人离婚。

离了婚,她便是一个自由的人了,她愿意找谁就找谁。

景琳虽已不是花季女郎,但她长得小巧玲珑,加上生就的一副娃娃脸,再加上一身合体的警服,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多岁,这便使她信心十足。

每晚下班回到家里,抛开官场上威风八面的形象后,她的内心被寂寞填满。她洗过澡,穿着睡衣,在会客厅里无休止地走动着。她一次次地进行深呼吸,好像要把肚里的苦涩全都吐出来,把她需要的东西全部吸进去。最后她站在了挂在墙上的大镜子面前。她要好好欣赏欣赏自己,看自己还有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她的黑而发亮、膨松而带有波浪、似水流一般滑过脑壳的头发;圆润的脸的皮肤白嫩细腻,镶着一双含情脉脉的黑的像一瓮水的眼睛,和一个端正的细白如玉的鼻子,以及水灵而红润的小嘴,使她十分惬意。她长长地舒了口气,笑了。笑的很妩媚。但当她看到那两条剑眉时,她收住了笑容,她认为这两道眉不漂亮;但她并不打算修理它,她认为它们是具有威慑力的。她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的心中萌生了━━

“多少男人不都是靠着手中的权力,有了钱,有了漂亮的女人;我手中也有权,我为什么不可以有钱和有英俊的小伙子呢?他们可以玩弄女人,我就不能玩弄男人!我要得到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一切。”

晚上,她一个电话调来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官。她在夸奖了他一番后,说:“小李呀,只要听我的话,保你官运亨通,步步高升。”说完,退去了睡衣,拉着小李的胳膊进了卧室。

小李起初被吓得目瞪口呆,可他是聪明人,马上理解了院长的意思,渐渐镇定了下来。但仍然手足无措,十分呆板。

“你这小伙子,都是过来的人,还要我教你?到我的卧室,就不要把我当领导看,要当情人!”景琳说着,动手为小李解上衣的扣子。小李的胆子也慢慢地大了起来。

小李成了景院长家里的“常客”。不久,小李被提拔为治安科科长。景琳给他说:“小李,多到歌舞厅、按摩院、发廊去查查,让那些老板来见我。看哪个敢不孝敬孝敬。有机会,我给你买套房子。”

小李听言,不胜欢喜,自然倍加努力。

过了一段,小李她玩腻了,她要物色新的对象。

一个大雨倾盆的夏夜,刑一庭庭长常进峰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他从床上“忽”地翻身坐起,拉开电灯,拿起手机一看,是景院长的手机号码,他立即接听。

“喂,景院长吗?我是常进峰。”

“马上来我家一趟,有紧急任务。”

“是。马上去。”

爱人一看表,整十二点。嘴里嘟噜着:“十二点了,有什么要紧事!”翻了个身又去睡了。

常进峰虽是开着车去的,但从景院长的大门,到她的客厅,要经过四十多米的大院子,他紧跑慢跑还是淋了个“落汤鸡”。

他在客厅门口换成拖鞋,把头上的雨水用手抹了抹,推门进去。

他看见景院长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先是一愣,而后轻轻地说:“景院长,我来啦。”

“来了好!看你的衣服湿成啥了,快脱下来!”她说着,站起来拉下常进峰白短袖衫子,拿过来一条干毛巾,先擦常进峰的头发,又擦常进峰的身子。

常进峰着急地说:“景院长,我来。我来。”

“不用。小伙子,我要看看你的肌肉有多棒。”

她擦着他的脊背。那虎背熊腰,可以和武松一样媲美;她擦着他的胸前,他胸前的肌肉块块饱满,不亚于拳击运动员。她擦着、摸着、浑身渐渐燥热起来。她心里说,这样的男人才算真正的男子汉!

常进峰被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景院长,有什么紧急任务?”

景院长瞥了他一眼,只笑不答。随后说:“到我这寡妇家,还能有什么紧急任务?你小伙子不憨吧?”说着进了她的卧室。

常进峰可不比小李,他是个胆子挺大的人。再加上他一米八的个头,和练就的一身硬功夫,他见谁都不怕。

这会,他听了景院长的话,已知道是什么任务了,心里暗暗作喜,又瞄了一下景院长的卧室,只见她已脱去睡衣,赤条条地躺在了床上。他哈哈地笑着走了进去,说:“院长啊, 这样的任务我一定能完成好!保您满意!”

他们在卧室里翻腾了一夜,景琳已是精疲力竭了,可常进峰依然精神百倍。起床时景琳倒在常进峰的怀里嗲声嗲气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以后你可随时到我家里来!”

“那最好了!”常进峰哈哈笑着出了门,屁股一冒烟走了。

常进峰在与景琳亲密接触的日子里,他被景琳的思想潜移默化了。他悟出一个道理:手中掌握着生死大权的他们,谁也惧怕三分,尤其是那些涉案人员和家属。他还从景琳那儿得知,“色贿”,法律条文中没有这个东西,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他有了个新想法。

不久,几封举报信到了市公安局,举报一名中学生姜飞飞,利用物质诱骗酒中放药等手段,强奸少女。此案的主审是刑一庭的庭长常进峰。

姜飞飞的母亲为了减轻儿子的罪刑,到法院去找常进峰。她进了常庭长的办公室,哭诉了一番,并怯怯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压在了办公桌的文件下,说:“常庭长,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一切就拜托您了。这些钱您先买点烟吸,以后我还会重谢您的。”

常进峰看着这个林黛玉式的美人儿,那白里透红的瓜籽脸和窈窕的身材,那多愁的目光,着实让人可爱、可怜,于是生出了怜悯之心;同时想,我若能得到她,怕是别有一番韵味的。再说啦,她有求与我,她不会反对的。还有呢,院长也干那事,我怕啥!

想完了,色迷迷地盯着姜飞飞母亲的脸说:“要是我给事情办好了,你如何重谢我呀?”

“那,那您要啥给啥。”

“一言为定!”

姜飞飞的母亲望着常庭长的那对眼睛,已读懂了他的心思,便说:“常庭长,我想请您到我家吃顿饭,尝尝我老家杭州的几道名菜,不知庭长肯赏脸吗?”说着,给常庭长送了个秋波。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说完哈哈笑起来,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心想,自古杭州出美人,怪不得这个女人三十多了,还不减当年风韵,真是尤物一个啊!

一天,常庭长如约来到姜飞飞母亲家里。在她的频频敬酒下,不一会,半瓶汾酒已下了肚。

常庭长蹒跚起来,姜飞飞母亲的胆子也大起来,她脱去外衣,紧挨着常庭长坐着,用细腻而柔和的嗓音说:“常庭长,可怜天下父母心!您要能救了我儿子,我什么事都可以做……”

常进峰就是要这句话。他“忽”地站起来,瞪着两只发红的眼珠子,向饿狼一样扑向了她……

事后,常进峰给她说,“想救你儿子不难,关键是要让被强奸的女孩主动改口,说她是自愿的。”

“对啊!对啊!”姜飞飞母亲高兴得一下跳起来。可是马上又蹙起了眉头:“那女孩我不认识,如何去做工作呢?”

“这有啥难!我是法官,我有接触当事人的权利嘛。你把钱交给我,我来摆平。”

常进峰借口去取钱,又在姜飞飞母亲家睡了一夜。

不久,女孩子改了口,姜飞飞被放了出来。

自此,常进峰的胆越来越大起来。他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半天,得意地说:“景院长啊,我感谢你这个老师;我是钱、色一起要。看谁敢告咱法官?”说完“哈哈哈”狂笑了一通,连泪花也笑了出来。他舒畅啊。

今天晚上,他主动去了景院长的家。不巧,她卧室里还有法院一个标致的小伙子。

“小许,你的事完了,可以走了。我和常庭长有事要说。”景琳拍拍小许肩头说。

小许走后,他们马上进了卧室。

常进峰说:“景院长,我在您这里可是受益匪浅啊!我得用行动好好感谢您!”

“算你聪明!”

在床上,常进峰对着景琳的耳朵小声说:“您给我布置的任务完成了。那些走私文物的家伙说,孝敬景院长,得弄个值钱的,给了一个汉代的一个唐代的,大概要值个千万元左右。我办事,您放心,都是单线联系。我告诉他们,要敢暴露,我就让他永远消失。吓得他们直点头。”

景琳突然翻身坐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两道浓眉像两把利剑竖起。常进峰被吓得慢慢坐起,轻轻地问:“您咋啦?”

“你要暴露呢?我就让你永远消失!”

“那自然!那自然!谁……谁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

“你可以去玩别人,可您是我的玩物,懂吗?”

“是!是!”

景琳抬手,“叭”地关了灯。

窗外猫头鹰在叫。他们毛骨悚然。

 

 

   

  评论这张
 
阅读(4513)|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